首页

其他类型

色情生存游戏同人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色情生存游戏同人文: 攻略失忆的江秦盛(2)——雪贵妃出品

    在这个副本里几天了,纪柠越发觉得这副本所创造的世界和她生前非常相似。算算日子也该去找秦厌舒了。趁着双休日,纪柠以归还手帕的名义套出了秦厌舒的住址,准备去他家里收收网。
    秦厌舒的家是郊区公路边的一栋两层楼高小别墅。纪柠按响大门的门铃,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在秦厌舒的身后,还跟出来一只小白狗。小白狗看到纪柠好像很开心,一来就围着纪柠转圈,摇尾巴。
    “先进来吧。”秦厌舒侧身,让开一条路。
    秦厌舒家的大门后是一条两边种满鲜花的道路,纪柠一眼看过去便像是一片紫色的海洋。
    “你想喝点什么?梅坞龙井可以吗?”
    得到纪柠同意后,秦厌舒转身去煮茶了。看着在厨房有条不紊的男人,纪柠不禁面露微笑,感叹起真实世界的厌舒真的是居家好男人啊。
    “很感谢秦先生之前送我的东西。不知道秦先生喜欢什么,之前在商场看到一条领带感觉挺适合秦先生的。”
    秦厌舒把载有陶瓷茶壶的木制的长方形托板放下,坐到萨摩耶正在用耳朵蹭着的纪柠的一旁。
    “谢谢。你的礼物我也很喜欢。”秦厌舒给纪柠面前映有梅花的白色陶瓷杯盏里倒上刚煮好的茶。
    纪柠看着眼前嫩绿的茶叶,沉沉浮浮地在浅浅的一层面上上下下,开口道:“秦先生对煮茶很有研究吗?”
    “是我家里原因。也算不上研究,只是平时会试着做一下。”秦厌舒给自己面前的杯盏也添了茶,“雪球好像很喜欢你。”
    “雪球?是这只小狗的名字吗?”纪柠一边抱起在旁边开始伸舌头舔她手背的小狗,一边问道。
    “是的。”
    秦厌舒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出声了。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
    “秦先生屋外的花,种的是什么呀?”
    “鸢尾花。”
    纪柠低头尝了一口杯子里茶汤清碧的梅坞龙井,气味香郁,却并不浓烈,茶入脾胃后,甘甜的滋味涌上舌尖,真正是坐到齿颊留芳,这茶,和它的主人脾性倒很像。
    “龙井茶之所以能冠列中国十大名茶之首,素以色翠、形美、香郁、味醇冠绝天下,其独特的‘淡而远’‘香而清’的绝世神采和非凡品质,在众多茗茶中独具一格。”纪柠想起之前大学无聊时看闲书的一段话,点评道,末了,又加了一句,“和秦先生给人的感觉很像。”
    “纪柠。”
    “嗯?”
    “我平时不会轻易告诉别人我家的地址。你是第一个。”秦厌舒没有接纪柠的话,只是认真地看着纪柠说道,“我也不会给素不相识人上车的机会,不会任由她将自己的随身物品落在车上,更不会为了这个亲自去跑一趟,还关注她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
    “如果我这么做了,那一定是因为我爱你。”秦厌舒一字一句地说到。
    “或许些许唐突,但是,纪小姐,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纪柠安静地看了秦厌舒半响,眨了下眼睛,突然笑了。她放下雪球,双腿跪上了沙发,分开在秦厌舒两条笔直修长的腿的两侧。
    纪柠的双手环住了秦厌舒的脖子,猫腰靠近他,凑近他的耳边说到:“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我叫纪柠。包括,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叫我纪小姐,这是为什么呢?”
    秦厌舒护住纪柠的腰,怕她掉下去的手僵了一僵:“张队长叫你纪小姐的时候,我听见了。至于为什么知道你叫纪柠……”
    秦厌舒笑了,笑声带动胸腔震动,听的纪柠有些痒痒:“因为你是我一见钟情的人,我去查了你的报案记录。可恶的小馋猫,非要我讲出来吗?”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是不是该你告诉我你的答案了。”
    纪柠第一次见秦厌舒那么蛊的样子,平时的他都冷静自持,淡漠如水。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朵高岭之花在月光下散发着诡异的光引诱着她。
    纪柠被这样的秦厌舒完完全全吸引住了:“人都在你怀里了,答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秦厌舒像平时帮雪球顺毛一样,顺着纪柠的背,视线缓缓落到了纪柠的唇上,继而缓缓往前挺身吻上她粉色小巧的唇。
    他的吻温柔中带着强势,舌头一点点侵略着纪柠的嘴中的每一处,动作轻柔细腻,像是在品尝一道美味的甜点。
    吻到纪柠差些缺氧,他才不舍得地离开她的唇。
    “外面下雨了,今晚别走了。”
    “嗯。”
    秦厌舒起身抱起纪柠往房间走去。
    “啊,对了,你的手帕。”
    “我更想用在你身上。”
    秦厌舒将纪柠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也跪上床。
    “柠柠,转过去一下。”秦厌舒温柔的哄着纪柠,修长的手指开始解着纪柠的头发。纪柠今天特意盘起了头发,还用小巧精致的珍珠发夹插在了两股麻花辫扭转而成地几个漩涡里,既起了固定作用,又平添了几分温婉气质。但是这样的发型有些难拆,秦厌舒很有耐心的将珍珠发夹一个个拆下放到床边的柜子上。
    在拿下最后一个发夹的时候,纪柠的黑发如瀑布一样散下来。
    秦厌舒的手指灵活的在纪柠身上滑过,很快她的外衣就已经被褪下了。在透过落地窗洒进来的月光照耀下,她的黑色长发散落在在光洁的后背上,乍一看就像一个月中仙子。
    他将她翻过身,捧着她可爱的小脸蛋亲吻了下去。她也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两人亲吻得忘乎所以,全世界除了雨声和两人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一场缠绵悱恻的亲吻结束,秦厌舒不舍地离开纪柠的唇。纪柠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秦厌舒泛红的眼尾,抬手轻轻抚摸着他左眼的泪痣。
    她的声音细软伴着喘气声:“厌舒,你有没有听说过,有泪痣的人多是薄情寡义之人的说法?因为上辈子已经把眼泪流干了,这辈子不会再为爱人流泪了……”
    秦厌舒声音沙哑,但是却柔和万分:“是吗?但我听说的是,今生的泪痣是前世的恋人临死前的眼泪,将上一世对她的情感全都保留于此作为印记,在这一世用来提醒自己寻找到她,完成上一世未了的姻缘。”
    “纪柠,我想我找到了。”
    “厌舒……”
    他手指绕到她身后找到束缚她胸部的胸罩纽扣,一双雪白的嫩乳就如兔子般跳了出来。他俯下身将她的乳尖含在嘴里深深浅浅的吸吮。
    就在纪柠舒服的呻吟出声的时候,她已经全身上下不着寸缕。下体忽然一凉,秦厌舒的手指插入了纪柠紧致的甬道中。他平时惯于拿手术刀的细长手指,此时正在她下身规律地进进出出,像是厨子在雕刻一件精致的食材一样。指尖带着一丝丝冰凉进入了温热的甬道,极富有技巧的挑逗让纪柠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缴械投降。
    手指抽出后,秦厌舒当着纪柠的面,伸出手指舔舐着指尖上亮晶晶的水珠,喉结上下滚动将它们吞咽了下去。
    这样的他,就像一个充满魅惑的精灵,蛊惑纪柠动情。
    “厌舒……进来,好不好。”
    男人精致的眉眼染上笑意:“好,我的公主殿下。”
    “嗯……额……”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服至极的喘息声。
    秦厌舒侧头亲吻着纪柠雪白的侧颈,弄得纪柠痒痒的,抱着秦厌舒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下身连接处,他动的忘情,床被摇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流了好多水。”纪柠被秦厌舒这句话诱得鬼使神差的看向两人下体交合处,他分身底端的粗度虽然已经像是塞子一样塞住了纪柠下身,但是还是有淅淅沥沥的水顺着他的阴茎处往下流。
    羞耻的画面让纪柠脸红得跟柿子一样,在秦厌舒下体刮过某个软肉的时候,纪柠爽的眼眶沁出眼泪,大脑一片空白,绷直了脚尖,被送上了高潮。朦胧中,眼角看到的是窗外鸢尾花在雨水下被打湿,落下了几片花瓣与泥土融为一体。
    这个夜晚,秦厌舒将隐藏在自己心里很久的话都告诉了纪柠。而唯独没说的是,鸢尾花的花语是:赌上一切来爱你。
    清晨的阳光照进室内的时候,空气中氤氲着的热气仿佛还留存着。一夜的温情后,纪柠睡得很香,直到突如其来的一阵铃声将她吵醒。纪柠皱了下眉,正要伸手去找床头柜的手机的时候,有人走进了卧室。
    秦厌舒单膝跪上床,一只手把纪柠从被子里捞出来让她背靠床板,另一只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给纪柠递过去。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纪柠突然清醒,看了一眼秦厌舒的神情,按下了接听键。
    “盛楚然到片场了,你最多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赶到现场。”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冷冽,感觉在隐忍着什么情绪。
    “抱歉抱歉,半小时内我一定到片场。”
    “怎么了?”秦厌舒屡了几缕纪柠额前散落的碎发到她耳后,看她挂掉了电话,开口问道。
    纪柠一边下床穿衣服一边解释道:“我今天有工作。得马上走了。”
    看着纪柠光裸的后背,秦厌舒上下滚动了下喉结:“那我送你。”
    “不用了,不用了。”纪柠真的害怕秦厌舒去片场和那两人撞上,“这次拍的新戏是公司转型新作,实验剧,保密工作很强的,第一天连老板都亲自去现场监督了。你送我过去怕进不去。”
    秦厌舒温和地说:“没事,我送你到附近。你要来不及了,不是吗?”
    纪柠想了下,也是,这里打车过去好像时间也有点紧,便答应了下来。
    准备出门的时候,纪柠余光瞄到桌子上已经备好的双人早餐,心里有点感动。脚步顿了一下,回过身,上前抱住了刚刚换好衣服走出卧室的秦厌舒:“谢谢你,厌舒。”
    秦厌舒摸了摸纪柠的脑袋,垂眸看她可爱的小脸蛋:“没事。工作要紧。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说完,就放开纪柠,去车库取车了。
    ---------------------------------------------------------------------------------------------------------
    纪柠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化妆师正在给盛楚然补妆。他今天穿着白色的校服,头发蓬松,刘海自然又柔顺地下垂,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走进了校园。
    “来了怎么傻站着?”何玲刚接完一个电话,终于看到了出现在片场的纪柠,又看了一眼时间,嘱咐道,“下次起码早艺人半个小时到。江总来了,看他的意思是后面会抽空来监督进程,别掉链子。”
    “知道了,谢谢玲姐提醒。”纪柠看向远处正在和人说话的江廷,江廷仿佛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微微侧眼看了她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我刚给剧组点了饮料,你去交接一下。”
    和何玲简单交接了下工作,纪柠就去忙了。今天是盛楚然个人戏份的拍摄。等纪柠和人拿来饮料的时候,盛楚然马上要进行正式拍摄了。因为这段拍摄需要现场收音,所以在导演说开始后房间里几乎没有人敢窃窃私语发出一点声音。
    在钢琴前的男人,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移动变换着,安静的琴房便成了广阔无际的大海。
    “卡。”直到导演喊卡,纪柠才缓缓反应过来,音乐早就停止的事实。因为盛楚然的完美演奏,之后的安静,让人感觉就像是身处大海深处,安静的很合理。刚才盛楚然的表演和纪柠平时感觉到的盛楚然完全不同。原来这就是盛楚然在现实世界工作的样子啊!生前在大荧幕上看到的他已经很完美了,但在现场看到工作中的他却比起大荧幕上的他还要有魅力。
    “大家辛苦了!这是楚然请大家的饮料,大家过来拿吧。”何玲拍了拍手,向大家招呼道。
    “你也辛苦了。”何玲给了纪柠一杯饮料,拍拍她的肩,又示意她拿一杯给盛楚然也送去。
    “男神,你的饮料。”纪柠一手一杯饮料向正在和工作人员鞠躬道谢的盛楚然走了过去。
    刚拍完戏的盛楚然看起来还有些没从角色中出来,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接过纪柠手上的饮料。却在接过饮料的时候,无意的碰到了纪柠的握着饮料的手。
    “谢谢。柠柠真好。”盛楚然本来还想问问纪柠对他刚才那段表演的评价,就听见旁边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
    “你经纪人允许你喝了吗?真不知道你一个明星的自律性那么差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
    盛楚然不满地用舌头顶了下右腮,似乎是在对江廷刚才强硬的插入话题表达不爽:“江总,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一杯饮料,还影响不了我上镜的状态。如果您有这方面的困恼的话,我倒不吝啬提供建议。”
    还好刚下戏,四周都是交谈的声音,要不然江廷和盛楚然这话里有话的对话说不定就会被有心之人记录下来。
    “现在柠柠也是我助理。算我半个经纪人,不如问一问她,我这杯饮料能不能喝。”
    “柠柠?”江廷挑眉,重复了一遍盛楚然对纪柠的称呼。
    纪柠本来正喝着饮料看戏,心里还嘲笑着这两人明明外表都那么成熟,却总像小孩子一样冷嘲热讽地斗嘴,却没想到这火烧自己身上了。
    “啊?”纪柠看了一眼江廷,又看了一眼盛楚然,最终还是伸手递给盛楚然饮料,“喝一杯应该没什么吧。江总,你要吗?我手上这杯才喝了一口。或者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
    这边纪柠话音还没落,那边接过纪柠手上饮料的盛楚然看了一眼标签,皱了下眉,开口道:“柠柠,我现在锻炼计划里不能吃有这个成分的东西,你那杯是什么?”
    “就普通的珍珠奶茶……”
    盛楚然突然拿过纪柠另一只手的饮料:“那正好。江总怎么能喝别人剩下的东西呢,我手上这杯还没喝过,就给你吧。”说完,就一手把手上的燕麦拿铁强硬地塞到江廷手上,另一手自然地接过纪柠手中的珍珠奶茶,覆着纪柠的口红印喝了一口奶茶,喝完还对纪柠露出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
    纪柠有些面热,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啊……不过这个场景怎么还有点似曾相识呢。
    “谢谢你的好意了,盛,楚,然。”
    ---------------------------------------------------------------------------------------------------------
    盛楚然新剧《破碎荆棘鸟》按流程在拍之前已经经过一轮融资,但是毕竟这个项目很大,所以经公司高层商议,决定将现阶段拍摄的母带进行一部分剪辑处理后作为样片进行业内展演,换取第二轮融资募款,作为接下来该剧拍摄运作的资金补充。
    举办晚宴的酒店非常高级,不仅从大厅到宴会厅的装饰挑不出错,就连洗手间都符合“金碧辉煌”这个形容。纪柠此时正在对镜补着口红。盛楚然的一个高奢代言拍摄通告正好和今天晚上的酒会重了,好在这个商业酒会并不是一定要盛楚然本人出席。公司拨了几个其经纪团队的成员过来代表他出席,其中也有作为盛楚然这部戏临时艺人助理的纪柠。不过比起工作,她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纪柠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红色细吊带过膝裙,露出白皙笔直的小腿,猜想应该是江廷会喜欢的风格。不过为了顾及是商业性质的酒会,纪柠还是在外面披了一件白色短外套。
    纪柠转了转脸,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精致妆容,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自己在美妆上还是很有天赋的,今天的她真的显得好御哦。她整理了一下衣着,便踩着红色细高跟走出了厕所。
    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得想办法让江廷注意到她。毕竟江廷那个身份被安排的席位离她的座位还有点距离。
    纪柠故意走到江廷身边的何玲旁边,假意和何玲交流接下来的流程。纪柠微微弯腰,这个角度是纪柠故意设计好的,只要江廷侧目就能看到她若隐若现的沟壑。
    “嗯,好的,玲姐。那这块是不是需要江总签名确认?”
    江廷原本在看行政总监递过来的出席嘉宾名单,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下意识转头看过去。这才看到眼前的女孩儿披了一件白色外套,内里确是似火般的红色,从他这个角度看去能看到一片白腻风景。此时,女孩儿仿佛注意到他看过来的目光,也微微抬头看他。今天的她画着和以往的不同的妆容,但是一双湿漉漉、亮晶晶的眼睛却和以往一模一样,一模一样地看着他。
    “江总,你看下这里,已经核对过了可以签名。”
    “嗯。”江廷将视线转到何玲移过来的表单上,执笔刚劲的签下字。等他再抬头看过去时,纪柠已经站直了腰。然后她对他眨了下眼睛,离开了他所在的片区。
    纪柠回到了她的座位,离宴会开始没有多少时间了,此时的纪柠要做的只是等待就可以了。等待宴会的开始,同时也等待猎物的上勾。
    而此时,江廷打开刚才签字时发现夹在表单和文件夹缝隙里碎纸片。纸片上的内容是:mayibuyyouacoffee?
    江廷微不可察的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