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遮月(兄妹骨科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遮月(兄妹骨科1v1): 十八、踢被子的意外

    这是她的初吻诶……太好了,初吻对象是邬尧。
    邬月心里抑制不住地高兴,嘴上却只是贴着他的唇细细摩擦,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动作。
    她没有接吻经验,小说虽然看得不少,可那毕竟是理论知识,要她来做,估计会变成毫无章法地啃咬,而且很大概率回把邬尧弄醒,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接吻的感觉真好,哥哥的唇那么软,亲起来很舒服,好像会上瘾一样。
    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突兀地响起,惊到了邬月,她迅速离开邬尧的嘴唇,慌乱地翻找着震动声的来源。手机在邬尧的裤子口袋里,她发现之后便飞快地抽了出来,同时偏头去看他有没有被震醒。
    还好,邬尧只是眉毛皱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下来,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邬月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离开了他的房间,走到客厅,才看清楚来电显示是谁。
    她表情微妙,轻笑一声接起了电话。
    苏玥的声音顺着话筒传来,带着小女人的温柔,轻声问:“阿尧,你回家了吗?”
    “苏姐姐,”邬月心中有一丝莫名的畅快  小声回她:“我哥哥睡着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一下:“月月?”
    “是我。”她表面乖巧地继续说:“哥哥他太累了,已经睡熟了,苏姐姐有什么事要不先和我说?等他醒的时候我会转告他的。”
    “啊……没事没事。”苏玥总觉得这对话怪怪的,还有点说不清的憋闷,只想赶紧挂断电话。她清了一下嗓子:“不用麻烦月月,我给他发过微信了,他那个时候应该是睡着了才没看见,等醒了就看到了。”
    “这样啊,那好吧。”邬月也不想跟她多说什么,接着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她想着苏玥说的微信,于是挂掉电话后没有马上放回去,而是找到绿色的app,点进去想看看对方发了什么。
    哪知道,她首先就迈不过密码这一关。
    邬月试着输入了邬尧的生日,同时也是自己的生日,可结果却不对。
    她想,他手机里的密码应该都和苏玥有关。
    像打翻了醋坛一样,她心里酸酸的很不舒服,连带着看手里的手机也觉得碍眼,便重新回去邬尧的房间,把手机放在床头柜就走了。
    没过多久,她又后退回来,叹着气给哥哥盖好被子。
    气又气得很,断交又不肯。
    邬尧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
    他睡得沉,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导致现在全身酸软,大脑也有点昏昏沉沉,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他活动了一下肩颈,准备下床做午饭。
    意料之外的,邬尧来到厨房的时候,发现饭已经闷好了,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温在锅里。
    他愣了一下,转念一想这应该是邬月做的,没想到这小丫头已经会做饭了,看上去手艺还很好。
    不过她人呢?
    邬尧转了一圈,最后来到妹妹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月月,你现在饿吗?要不要出来吃饭?”
    里面没回应,他意识到了她可能在睡觉,想了想,还是轻轻打开了门。
    邬月确实在睡觉,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关系,现在睡得很香,被子都叫她胡乱地踢到了一边,大半个身子没盖。
    虽然时值夏天,可小丫头空调开得低,又穿着轻薄的睡裙,这样不盖被子很容易感冒。
    邬尧走过去,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给她盖被子都盖出经验了,她还是没改,看来她这踢被子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他拉过被妹妹无情抛弃的夏被,严严实实地遮住邬月的身体。
    “嗯……”她似乎对身上重新压回来的重量很不满,蹙起眉头,来回倒腾那一双腿,想把被子再次踹走。
    “啧。”邬尧咬牙又给她压紧了。
    邬月显然还有浓浓的睡意,意识不清醒,但眼睛已经半睁了,拼命挣扎着:“不想……讨厌!”
    他嗤了一声:“谁讨厌?你想感冒是不是?给我盖好!”
    “啊~不要盖……热!”她继续挣扎。
    邬尧没用太大的力气,眼下有点按不住她,还被她不知轻重地蹬了一脚,手臂没撑稳,一只手就这么按在了妹妹的腿心处。
    柔软的触感隔着被子和一层布料也很清晰,他在按上去的那一刻警铃大作,下一秒便果断挪开,额头因为这一突发状况而冒了一层薄汗。
    邬月哪怕睡意再浓,在自己小妹妹被按住的瞬间也清醒了,但她直觉现在醒来邬尧会很尴尬,所以只能继续装睡。
    她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发现自己醒了,总之没听到他说话,他也马上离开了。
    她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房门被关好,屋内也没有别人,顿时放松下来,害羞地磨着两条腿。
    邬月的腿心滑滑的,刚刚那个意外触碰让她流了些水,现在还觉得痒痒的,被邬尧压住的地方依旧有感觉。
    屋外不知道什么情况,也就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外面就传来了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邬尧上班去了,家里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