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遮月(兄妹骨科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遮月(兄妹骨科1v1): 六十一、哪个男孩

    离下午上课还有一段时间,邬月回到寝室后就给哥哥回了一个电话。
    “喂?哥哥,”电话接的很快,她率先出声问:“刚刚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我刚才嗯……有点事,没来得及接。”
    手机那边,邬尧神色有些不自然地放下笔:“咳,也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给你打个电话。”
    什么意思?他这难道是……想她了?
    邬月的心里悄然绽放出一朵烟花,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别太荡漾:“怎么啦,是看到什么或者发生什么了吗?”
    邬尧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甜蜜的语气,顿时感觉到无奈和有些被戳破了的不自在,但他并没有让她听出来,正色道:“真的没什么,主要是想提醒你一句,过马路一定记得看车,平时跳舞也一定要注意,不要让自己受伤,知道吗?”
    哈?特地打电话过来跟她絮叨这些?
    “……哦,我知道的。”邬月也不知道这是他找的借口,还是真就这么一个目的,总之她心里那点粉红泡泡瞬间没了,恹恹道:“那哥哥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
    “嗯。”邬尧沉默了一会,在她即将挂掉电话之前,说:“这周六晚上在你校门口见,我去接你,就这样。”
    两人的通话在下一秒被挂断,邬月睁大眼睛,对于自己刚刚听到的话很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说周六会来接自己!
    她的脑子里突然放起了百花盛开的欢乐bgm,整个人都忍不住转着圈圈。
    邬尧放下手机,觉得自己之前那一通电话打过去真的挺冲动的,刚才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他今天中午刚要下去吃饭的时候,就见到科室里的两位医生正带着几个护士匆匆忙忙地推着担架跑,担架上面躺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女孩。
    在看到她侧脸的那一刻,邬尧心脏一紧,刚要冲过去看看她的全脸,就听到那女孩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线和邬月的并不相同,这才制止住了他的脚步。
    听到旁边护士的交谈,他了解到这个女孩儿是过马路时被一辆车撞倒了,腿部受伤严重,很可能这辈子都要坐轮椅了,可悲的是她是一名学舞蹈的艺考生,今年才刚十七岁,所有的梦想和未来就丧失在了这场车祸里。
    也许是女孩和邬月太过相似,邬尧整个中午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满脑子都是妹妹的脸安在了那个女孩的身上,便不自觉地掏出手机打了过去。如果不是及时收到周礼昂的消息,知道了他看到邬月在餐厅吃饭,邬尧或许还会继续打下去。
    要是今天躺在担架上的女孩真的是她……他完全想象不出来那个画面,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邬月的电话才刚挂断,周礼昂就紧跟着打了过来。
    “喂,兄弟。”周礼昂的语气贱兮兮的:“我之前话还没说完,想来想去,还是应该告诉你一声。”
    邬尧不想吃他吊胃口这一套:“有屁快放。”
    周礼昂丝毫不在意他恶劣的态度,懒洋洋地说:“态度怎么这么差呢?亏我还特地过来跟你打小报告,我好像没告诉过你,和月月在餐厅吃饭的那个同学是男生这件事吧?而且那男生长得很帅,还送了她一个礼物,啧啧啧……我看月月还挺舍不得人家的。”
    “男生?”不知怎么的,邬尧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了之前在烤肉店里,那个男孩的身影。
    会是他吗?他的心里突然有点烦闷,有种想打人的感觉,这种心情殃及到了给他打小报告的周礼昂,冷声回他:“舍不舍得关你什么事?闲得没事多卖几瓶酒去,别总干打小报告这种事儿。”
    周礼昂被他阴阳怪气的语气气到了,忍不住皱起眉头:“不是,大哥你吃枪药了吗?怎么说话还夹枪带帮的?”
    说着说着,他又想到了自己打小报告的目的,于是强压着吐槽的欲望,旁敲侧击地说:“我理解你这种心情,按我说,月月这个阶段的重点应该放在学业上,怎么能被这种来路不明的臭小子打扰到?就算要谈恋爱,也得等这个阶段过去了,找一个咱们都了解的人,这样起码放心一……”
    “你能不能闭嘴,废话怎么那么多?”邬尧不耐烦地打断他:“我要工作了,挂了。”
    周礼昂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无语地骂了一声:“操,他今天大姨夫来了?”
    终于获得片刻安静的邬尧也跟他一样想骂人,刚才那通谈关于恋爱的长篇大论越听越让他窝火,没用脏话骂人已经是他最后的修养了。
    烦躁中,他蓦然又想到了什么。
    他记得邬月给自己回电话的时候,说是因为她刚才有事才没接他的电话,他本来还以为是学习的事,现在这么一看,她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和那男孩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