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遮月(兄妹骨科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遮月(兄妹骨科1v1): 一百一十一、她曾经那么爱他

    凌晨一点多钟,千家万户的灯光都熄灭了,从窗户往外望去,几乎是一片漆黑,可邬尧床上的被子还是迭得好好的,没有一点躺过人的迹象。
    他从回来后就一直坐在窗边,看着远方沉默不语。
    邬尧身上的衬衫有些皱了,领口处的扣子被他解开了两颗,额前的碎发也落在了眼皮上,看上去有些颓败。
    黑暗中,有什么微弱的光忽明忽暗,是他夹在指间正燃烧着的香烟,释放出的红色热光,一缕淡淡的白烟飘在室内,又很快被从窗缝溜进来的风吹散。
    邬尧并不喜欢抽烟,也没抽过多少次,可今晚从酒吧回来后,他却突然很想来一根,只是抽了没几口就失去了兴趣,现在也仅仅是夹在指间任它燃烧,释放着有些呛人的烟草味。
    忽地,他想起在邬月入学前的某天夜晚,小丫头在客厅没看到他,就哒哒地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最后被从阳台走过来的他吓成软脚虾,站都站不稳了。
    明明是一个还算好笑的回忆,邬尧却怎么都笑不出来,那天晚上他去阳台也没别的事情,只是觉得心里莫名地有些烦闷,所以去抽根烟而已。
    邬尧突然笑了一下,之后再也停不下来,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夜晚笑得放肆,笑声中却逐渐有了哽咽。
    他将香烟头狠狠掐灭在烟灰缸里,抬手捂住了眼睛。
    固执的蠢货,明明那个时候,甚至是更早之前,他就已经深深地爱上邬月了,可兄长的职责和使命感却让他本能地想要逃避否认,劝自己安分做她的哥哥,以哥哥的身份保护她,让她拥有正常美好的恋爱。
    邬尧成功了,邬月不再粘着他,转而投向另一个男孩儿的怀抱了,他却又后悔了,明明只是看到了一个拥抱,他就心痛如刀割,当初还装什么大方把她推出去?她想要什么,他给就是了,所有的后果他来承担,只要她爱他,待在他的羽翼下就好。
    曾经的邬月,真的很爱很爱他。
    邬尧的心一阵抽痛,疼得他眼角都涌出了几滴眼泪,又被他随手抹去,狼狈地垂下了头。
    月月,月月……
    邬尧在心底反复默念这两个字,不知是为了把它刻在心里,还是在祈求名字的主人能出现在面前,让他拥抱深吻,细细疼爱。
    国庆节一过,邬月的课表就被排满了,连周末都休息不了,美其名曰补课。
    “补课和调休这种东西到底是谁发明的啊!”室友发出一声哀鸣,不情不愿地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
    邬月笑了笑,拍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自己却没有一点不满的情绪,对她来说,行程越满越好,这样她才不会为怎么填满自己的空余时间发愁。
    傍晚,最后一节课结束,班里的人小小地欢呼起来,开始聚在一起讨论要去哪里吃喝玩乐。
    邬月应下了几个室友的邀请,和他们回寝室放下书包后,出了校门直奔小吃街,一边闲聊一边寻觅晚饭地点。
    街道两边是滋滋啦啦的烤肉声,小贩的吆喝声和饮品店促销的音响声,食物的香气混在一起被吸进鼻子里,如果疲惫了一天,晚上和三五好友来这里逛一逛,的确会让人觉得放松不少。
    其实就这么生活着也挺好的。
    三个室友在旁边终于统一了意见,邬月也就随着他们的想法,在火锅店解决了晚饭,吃了个九分饱才出来,全身都沾着火锅的香气。
    她站在店门口旁的台阶上,对着下面小吃街热闹的场景拍了一张,然后打开朋友圈,编辑好文案后,将照片连同在火锅店里拍的几张一起发了出去。
    “又发朋友圈啊?”袁一琪挽住她的胳膊:“你真的好喜欢分享生活啊……唉,我自己就没什么可发的了。”
    “可能因为你是本地人吧,我南方的,见到这里的什么都觉得稀奇,就想记录一下。”邬月选了个挑不出任何错的理由,成功将自己这个行为合理化了。
    果然,她见其他人认同地点了点头,没再谈这个问题,而是探讨接下来逛哪里,于是又将目光放回到了手机屏幕上,第八百次想要点开邬尧的朋友圈,又第八百零一次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邬月!我们去地下商业街逛逛吧?”
    邬月收回手机:“行啊。”
    一行人走了一段时间后,火锅店又来了一位顾客。
    “欢迎光临,请问一位吗?”兼职的店员小姑娘见到来人是个大帅哥,情不自禁地红了脸,但还是很有职业素养地接待了他。
    邬尧微微点了一下头,自己找到空位置坐下后,不带丝毫犹豫地点了一堆菜,店员小姑娘手忙脚乱地记着,完全不记得她今晚在本子上写过一模一样的,而且还是同一个座位的顾客。
    等菜和锅底都上齐后,邬尧也像邬月那样,给所有菜品拍了张照片,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朋友圈。
    ——锅底闻着很香,就是看上去辣了点,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被辣到一直擤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