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修真

我在天庭和神君偷情的日子(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天庭和神君偷情的日子(1V1): 第二十三章约会就是要牵手手

    小鸣被赤瑛猝不及防地拉着,有些慌张,但见周围的神仙完全没瞧他们一眼,又松下了心,手也不知不觉地回握。
    市集人声鼎沸,各个摊贩玲琅满目,从稀松常见的日常品到奇异古怪的珍宝,天上不断炸开烟花,飘散落花,仙姝仙童在半空中跳着飘逸轻盈的舞蹈,或是吹着各式乐器,互相追逐,走兽精灵状的各色火焰随着乐声,穿梭在市集间。
    就算撞上了两个重要祭典,此处的人潮还是不减,也有不少神仙都跟他们一样都带上了面具面纱。
    小鸣没来过这个市集,看着摊子眼花缭乱,只要她多瞧商品一眼,赤瑛便会买下,她拦都拦不住,还没到市集中心的星斗灯塔,她的乾坤袋就几乎装满了一半。
    小鸣最后买了一只浇上花蜜的仙桃,塞进赤瑛嘴里,让他专心吃糖,别再买买买了。
    赤瑛本不爱吃甜,但小鸣买的食物,他还是乖乖吃着,和小鸣手牵手漫步在人群里,像是九重天里常见的一对平常仙侣。
    市集沿着白玉京的玉樽桂酒川两岸摆设,绵延数十里,星斗灯塔就在玉樽桂酒川中央的一艄大船上。
    白云间以制灯闻名仙界,此次的星斗灯塔是他们特为盛夏小市而制,整座灯塔由无数的小灯共同构筑而成,高大壮观,还会自主旋转,是一座宛如小塔般的走马灯。
    小灯上各自描绘了三界的传说故事,甚至还有一些是尘界闻名的民间故事,画上人物也像活着一般生动演绎着故事。
    一个仙君正带着幼小的女儿细数他们从下午看到现在的故事,小仙童奶声奶气掰着手指像报菜名一样,说起一连串的故事概要,什么上古神族大战、神秘的三鬼妪、会穿上人皮到处去吃人的画妖、鲛人公主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归墟海边日夜嚎叫的半兽人等等。
    小鸣听着她奶声奶气的声音,觉得可爱极了,又见灯塔突然炸出绚烂的烟花和火光,灯上的故事在空中映现成形,栩栩如生的人物场景像连环画一样,还会点缀绚烂的小烟花。
    赤瑛在她耳边说,那是白云间特意训练的一种萤虫,能随着烛火的摇曳去模拟灯面人物形态。
    小鸣看得目眩神迷,完全沉迷于星斗灯塔的光彩陆离,遇到不知道的传说故事,还会拉着神君问。
    赤瑛也看得很欣喜,时不时会发出轻笑声,看得兴头上,还会跟着群众一起鼓掌,小鸣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兴致高昂。
    又一个看不懂的连环画出现,这次是一座火山、一只突破封印的魔兽从滚烫岩浆中腾空而起、火山上几个神仙在施法,情势十分凶险。
    她还没来得及问,旁边激动的小孩已给了答案。
    “娘亲!娘亲!是菩提神尊和赤瑛神君封印饕餮的故事!”
    赤瑛神君和他的师父?那不就是她身边这位本尊的亲身经历?
    小鸣偷瞄身旁,只见神君深深注视着空中的演绎,虽隔着一层面具,她却能感受到神君或许已深陷其中。
    连环画的最后,是饕餮再被封印于火山之下,老神仙却身受重伤,躺在年轻神仙的怀中。
    小鸣读过史书,知道菩提神尊并非因为饕餮殒落,但这场大战损耗了他的大半神力以致他逃不过接下来的大劫。
    赤瑛久久盯着最后的画面,静默不语,小鸣没说什么,只是把手再握得紧些。
    这些都是两万年前的事了吧,小鸣想着,两万年真的是好漫长的岁月。
    她有时连几百年前的事都会记不住,活了两万年又该经历过多少事,又该遗忘掉多少事?然后又在一个猝不及防的时刻,往事和故人又如此鲜明且陌生地重现眼前。
    身边的小孩看完封印饕餮的连环画后十分兴奋,拉着母亲要去另一边看别的故事,嘴里嚷嚷着:
    “娘亲!快去那儿,那儿正表演着楚云境仙主的故事!我看到她骑着神兽的烟花了!”
    小男孩的声音传入耳里,小鸣的心突然一阵悸动,本能般转头去瞧,可她没来得及看清,手突然被拽紧,被拉着走出人群。
    “神……阿玉,我想去……”她慌忙说道,却被赤瑛打断。
    “我见到了连澹仙君,他与我一向亲厚,恐会认出我。”
    听到有被认出的风险,小鸣也有些紧张,赶忙随着神君的步伐一起离开。
    而且,她莫名觉得神君的情绪有些低沉,许是想起他师父的原因,才不想再留在灯塔前。
    两人默默无言,越走越远,逐渐远离热闹的市集中心,摊贩开始稀疏冷清。
    小鸣见神君意兴索然的失落模样,心里有些难受,突然瞧见一旁的花灯摊贩,有了个点子。
    她让赤瑛站着别动,跑去了花灯摊子上买了一盏幼犬形状的花灯。
    见到小鸣拿着那盏花灯穿过人群,笑眼盈盈地向他走来,赤瑛不禁一阵恍惚。
    “阿玉,我知道你少年时养过一只神兽。”小鸣把花灯给了他,语气轻柔道,“虽然它最后不见了,不过你如若真正爱过它,它也会还予你全部的真心。就算再也无法相伴,它一定也希望你能继续开心快乐。”
    赤瑛知她这番话不止是在说神兽,也在说那些已经逝去的人,喉间有些酸涩,望着小仙姬凝视花灯的温柔目光,一些埋藏多年的情绪开始翻涌。
    “小鸣儿,你……也养过小兽吗?”他鼓足了勇气,问出这个问题。
    “没有哦。”她摇头回道,“不过在我幼年被父母遗弃时,我遇到过一只大狗狗,它陪我在荒郊野外流浪,还一直保护我不被欺负。”
    说起辛酸困苦的童年,她却笑得温暖,继续回忆道:
    “后来有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我那时真的快活不下去,它把我裹在毛皮下,用它全身的温度给我取暖,它没有活过那个冬天,可是它让我熬了过去,让我得以被师父收养。”
    赤瑛见她述说往事,深含感恩怀念之情,眼角泛起了泪光,他抬手拭去那滴眼泪,轻声道:
    “是啊……我们还是得好好活下去才行,万不能辜负过去的一切……”
    小鸣把心绪收回,察觉神君似乎心情释怀了些,心底跟着雀跃了一下,突然她眼角瞄见角落的一个不起眼摊子。
    那个摊主毫无揽客之心,直接在一旁的躺椅上翘脚呼呼大睡。但他摊子上的巨大木制圆盘却很吸睛。
    那是一个抽奖的摊子!
    小鸣眼睛马上亮起,拉着赤瑛就往那儿走,她完全专注于眼前的圆盘,忽略了身后的神君在见到那个摊子时的一瞬间呆滞。
    “老板快醒醒!这个抽奖怎么抽啊?”小鸣大声喊醒摊主,他被突如其来的嗓音吓醒,差点滚到椅子下。
    摊主醒来后还是睡眼惺忪,随意摆手,打着哈欠说:
    “十颗灵石转一次。”说完他又要睡去,“抽到大奖再喊我……”
    摊主完全不靠谱的样子,也没打消小鸣的兴致,她一向很热衷赌赌运气。一口气给了五十颗灵石,她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但不过片刻的功夫,眉开眼笑瞬间变成愁眉苦脸,她五次转轮盘抽到的皆是安慰奖,老板连睁眼都不想睁,让她自己拿走安慰奖的糖果。
    “这不可能!再来十次!绝对能抽到大奖!”小鸣不服输,继续从口袋掏钱却被赤瑛制止。
    他往桌上放了十颗灵石,伸手往轮盘大力一转。
    这次轮盘还没完全停下,摊主就睁开了眼,看起来终于稍微认真些。在三人的注视下,轮盘不负众望地停在大奖的格子里。
    小鸣雀跃欢呼,期待着大奖到底是什么,只见摊主从摊子后找了很久,最后拿出了一把梳子。
    “……这是什么?”小鸣忍不住问道。
    “它的妙处,郎君用了就知。”摊主不明说,只笑得神秘,他把梳子交到赤瑛手上,两人手指碰到的瞬间,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有些疑惑地道: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小鸣的汗毛立马竖起,想着该不会是被识破身份了,却见赤瑛镇定自若毫不回话,摊主想了想又懒惰想了,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神色,打发他们走。
    “你们赢走了大奖就走吧。”说完他又躺回椅子上呼呼大睡。
    莫名其妙的小鸣被赤瑛拉着离开,只觉这个摊主真是个随性之人,她也转而关注在赢到的梳子上。
    “阿玉,这梳子可是什么法器?”
    “我也不知,那个摊主是仙界不见经传的炼器师高手,每次的大奖皆是自己打造的法器。”赤瑛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梳子,也对这个法器很是好奇。
    “你之前见过这个摊主吗?”小鸣注意到他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古怪的摊主。
    “……以前曾有过一面之缘。”赤瑛只这么回答。
    突然一阵风刮过,扎着他马尾的发带被吹落,一头乌发散落后脑。
    小鸣笑道这不就是这个梳子派上用场的时候,她让赤瑛坐在一边的花坛上,拿过梳子梳起他的头发。
    神君的头发很柔顺丝滑,梳子梳过就像是梳进上等绸线当中,她很快又再帮他扎起一个低马尾。
    赤瑛起身道谢时,她才发现自己手上掉落了一根发丝,应是刚才梳落的。神族的一发一毫都蕴藏着灵力,小鸣不敢随意丢弃,塞进了腰带里之后再做处理。
    天色已晚,赤瑛提出送她回藏书楼,可还没走出白玉京,他突然觉得头晕目眩,直接往她身上倒,吓得小鸣赶紧张手揽住。
    赤瑛一时松手,幼犬花灯随即掉落,小鸣没来得及抓住,只能看着那盏花灯掉入川中,顺着水流飘走。
    他们怔怔地望着那只幼犬在水中浮浮沉沉,烛光在幽暗急促的川水中逐渐远去,最终消失于远方。
    小鸣心下骤然一阵刺痛,也不知是为何,她没看到一旁的赤瑛像想起了什么事,沉痛地闭上双眼的表情。
    -----------
    继续想标题想到脑死。
    然后预告一下,下一场肉是3P!(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