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20H副队狂化/被玩成爆汁浆果~

    姜鸦很迷茫。
    不对劲,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精神领域是她最擅长的领域,哪怕现在实力跌落谷底几乎是重新开始,她也有着绝对的自信。
    可连续两次翻车让她陷入了自我怀疑。
    此外,眼前这个叫子修的alpha也很奇怪。
    明明精神体已经翻涌成即将爆发的火山了,为什么他依旧面无表情?
    子修慢条斯理地拽住omega的衣领,往两边一扯,衬衫的扣子便被崩开,噼里啪啦散落一地。
    瞬间失去束缚的雪乳在他眼前轻轻摇动,晃得他眼花。
    他的呼吸瞬间加重,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将奶子试图握在掌心,却发现无法完全罩住。
    姜鸦抿着嘴,想给眼前的Alpha来一拳,但又记得自己输了的赌约。
    子修另一只手抚摸着细腰,沿着姜鸦脊椎向下轻柔地爱抚,一直从股沟挤进去摸她的后穴。
    姜鸦一个激灵回过神,下意识往前闪躲,直接把自己撞进了alpha的怀里,不着寸缕的柔嫩奶子在穿戴整齐西装上挤压着,黑白交界形成鲜明的对比。
    直到子修试图将指尖从后穴挤进去,姜鸦不得不绷着身体低声道:“别……别动那里。”
    “那应该是哪里?”子修的声音依旧冷漠,要不是姜鸦清晰地感觉到西装裤下高高支起的性器抵在她小腹上,甚至要以为他根本没有情动了。
    他的指腹威胁性地抵在紧绷的后穴口揉摁,好像如果姜鸦不肯说的话就要进到里面去。
    “前面!往前……一点。”姜鸦吞下喉咙里的咒骂,忍耐道。
    子修没多逗她,手指继续往前,摸到湿润的肥嫩花唇,轻轻拨弄了一下。
    “唔……”姜鸦本就发软的腿有些站不住了,攀着他肩膀的手用了些力气。
    “太湿了。”男人微微蹙眉把手收了回来,似乎有些不满。
    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故意在姜鸦眼前分开食指和中指,指缝间拉扯出一片透明黏液薄膜,淫靡极了,又随着他的动作很快断裂。
    “不过是接吻而已,为什么会湿成这样,少将?”
    子修说着,仔细地用另一只手把衬衫袖子折卷到关节以上,很有仪式感,像是准备享用什么大餐。
    姜鸦神色一僵,冷哼道:“你下面还不是……还不是硬成那样。”
    “那是因为它想操你。”子修认真地跟她讲逻辑,“你的意思是,你的小穴也很想让我的肉棒插进去?”
    姜鸦涨红了脸,单手拢紧了身上的衬衫,“嗖”地抬腿一个膝顶撞向男人鼓起的下三路。
    子修手上不紧不慢地将两个袖子卷好,同时长腿一别,从内侧将姜鸦的腿向外格挡开。
    “少将玩不起?”子修刻意用轻蔑的语气问,提醒她方才的赌注。
    “怎么可能!”姜鸦下意识反驳,猫眼怒蹬。
    子修以环抱的姿势摸上了她的后颈,在腺体处轻轻摩挲:“我记得我们的约定是,不能反抗。”
    “……我知道。”姜鸦撇开脑袋,闷闷道。
    不反抗就不反抗……就当拿他做精神本源修复试验了。
    等她恢复了,这群下流货色一个也逃不掉!
    “转过去。”他简略道。
    姜鸦抓着衣服不情不愿地转过身背对他,下一秒就被压在了金属门上,系不上的衬衫被从后面扒了下来半挂在身上,奶尖儿骤然接触门板,被冰凉坚硬的触感刺激得立了起来。
    她的双腿被子修穿着西装裤的腿抵着分开,好方便他的手从小腹前绕过去往下摸私密的花穴。
    温热的手探索着抚过铺着绒毛的肥嫩蚌肉,从柔软的花唇里找到了藏在里面的小核,以带着薄茧的食指指尖不轻不重地揉弄。
    子修隔着西装裤用硬得不行的肉棒在屁股缝上摩擦,在她耳边闷声低喘。
    “别咬。”他用手指将姜鸦紧抿的双唇分开,“叫出来给我听。”
    “滚……咿唔!”身下的手突然用力摁揉花核,让姜鸦忍不住闷哼一声。
    衣冠整齐的高大alpha抱着衬衣半挂在手肘完全起不到遮掩作用的少女,面容冷漠地将其抵在墙壁间肆意摆弄着她的身体,好似少女只是他的玩物一般。
    姜鸦抵在门上的手愤愤握拳,用力到关节发出声响,压住心底涌上的杀意。
    想掐死这混账!
    但有了队长身上试来的经验,姜鸦清楚了自己本体战力和这几个特种兵alpha的差距,超高的失败概率让她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下面手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开始碾压着花核玩弄,贴在穴口的掌心的热温传入敏感地带,整只手都被弄得又黏又湿。
    姜鸦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闭着眼睛把脸埋自己的手臂里克制着呻吟声,本能地试图夹紧了插在双腿间的膝盖。
    “腿打开。”子修手上不悦地加大了力度。
    “嗯……”
    他的另一只手捏着乳峰揉捏,时不时在嫣红的乳尖儿旁打转,掐着红樱扯动。
    很快,胸口的那只手向上游走,从前面扼住了她脆弱的脖颈,轻轻压迫喉管。
    姜鸦微张开嘴轻轻喘息,轻微的缺氧感让她得眼眶发红。
    后颈处被温热潮湿的东西覆了上来,紧接着被什么尖利的东西来回咬弄。
    他要……做什么?
    混沌的大脑隐约发出预警,姜鸦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了。
    子修将信息素压向姜鸦,察觉到空气中诱人的信息素开始反抗,好像在骂骂咧咧地想要推开他,像它们主人一样不安分地露着爪子。
    他闭上眼睛,口中尖牙缓缓陷入后颈软肉里,在他身下无意识挣扎的柔软身体将他蹭得更涨,握着她脖颈的手能清晰的感知到掌心脉搏跳动的活力。
    尖牙插入了腺体。
    姜鸦忽然绷紧身体,睁大了眼睛试图逃离,但身后的Alpha早有预料地掐着她的脖子往嘴里压。
    “不许……哈啊……不许把你肮脏的……呜啊……信息素注射进……啊~!”
    她的尾音不受控制地婉转上扬,像叫春的猫儿。
    冷冽气味的信息素被注入腺体,瞬间的刺痛过后,酥麻的快感从腺体蔓延向全身。
    同时,爱抚着她花唇的手猛然将两指刺入早已潮湿发软的肉穴里,快速搅动着发出黏腻淫乱的水声。
    “呜啊啊啊——”
    姜鸦在剧烈的刺激中哭喊出声,身体紧绷着,抽搐的嫩穴将里面的手指紧紧包裹,温热的液体从深处淋在子修的手上,甚至沿着手指流淌到手掌和手腕上。
    “水太多了。”
    子修愉悦得微眯眼眸,却依旧是淡淡的语气,轻轻蹭着omega失神的潮红脸颊。
    怀里柔嫩的娇躯像个被自己玩到爆汁的熟透浆果,香甜的汁水溅了一身。
    “把我的裤子浇湿了,小少将。”
    他把浑身发软的姜鸦往怀里拢了拢,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露出那张还没从激烈的高潮中缓过来的脸蛋。
    她眼尾泛红坠着泪珠,冰蓝色眼睛水润润的,不复平时的清明冰冷。红润的小嘴微张着喘息,吐息如兰。
    “哈……”
    第一次被临时标记的小少将看起来任人摆弄,给人玩泄了身子后软软地便化成水儿滩在Alpha的臂弯里。
    就连空气中香甜的信息素放弃了抵抗,和alpha强势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随便他蹂躏。
    子修面容平静无波,随意捏着那对被压得粉红的雪兔,精神体不容拒绝地缓缓压入姜鸦松懈下来的精神体深处。
    “表现不错。”
    他夸奖小孩般满意地露出一丝笑意。
    “现在,可以让我好好享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