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50因为不想断章所以二合一了

    夜魔后背靠在冰凉的门板上,布料摩擦着金属下滑,跌坐在地。
    白衬衣的胸口出不断洇染开血红的颜色,子弹卡在胸腔内,伤到了肺叶,简单的呼吸间都带着血。
    肌肉收缩蠕动,他咬牙浅刺入伸长的指骨将子弹取出。
    这一枪分明是瞄着心脏去的,他躲得再晚点,这几天躺棺材里就行了。
    还有那第一枪,若不是他躲得快,怕是要鸡飞蛋打……
    夜魔低头看着大腿根处血淋淋的枪伤,倒吸一口凉气。
    第叁枪倒只是擦伤了肩膀,并无大碍。
    取出子弹,吸血鬼的体质作用下肌肉纤维编织绞黏开始自愈,但这个过程并不快,至少需要一两天才能完全愈合。
    听着外面姜鸦离开的脚步声,夜魔闭了闭眼,扶着墙壁艰难地站起身。
    墙壁内还有簌簌的摩擦声,仍有漏网之虫活动,并不安全,他得去找秦斯。
    捂着伤口推开寝室门,一屋子血腥味。
    通风口处的金属正在撕裂,一个光滑的幼虫虫颅从中探出,裂得几乎要将脑袋一分为二的利齿大口中发出尖鸣。
    果然闻着人味儿来找吃的了。
    秦斯虚弱地坐在地上,原本准备战斗的紧绷肌肉在见到夜魔后立刻松懈了下来。
    他当那不远处正往外挤的虫子不存在似的,不紧不慢地用手上的腕表机贴近铐住他的手铐,嘀地一声解开了锁。
    “哟。”
    还有心思稍微抬了抬伤手跟夜魔打招呼。
    丑陋的虫兽从墙壁处弹射而起,速度飞快,沾着粘液的尖牙巨口大张,俯冲扑向秦斯。
    夜魔面部肌肉抽了抽,快速冲到他和虫兽之间抬起手臂格挡,利齿刺入胳膊,肢体瞬间血肉模糊。
    下一秒,噗呲一声,虫颅和虫身分离开来。
    “怎么回事。”夜魔把挂在手臂上的虫颅掰开嘴取下来丢到一旁,回身疲惫地一屁股在对面床上坐下,看了眼秦斯的伤口和腿上血染的鞋印。
    “不小心被摸了枪。”秦斯简要概括,目光掠过夜魔还在冒血的前胸。
    “你……咳,连动脉都没伤着,这点小伤刚刚嚎什么,不够嫌丢人的?”
    夜魔捂嘴咳了口血,观察着他的伤势,放下心,又一阵无语。
    “丢什么人,这儿只有你一个。反正鸦鸦肯定听爽了。”秦斯耸肩。
    “……什么?”
    “我刚刚叫得没有很难听吧?还做了表情管理,应该不丑。。”
    “?”
    在夜魔懵愣的目光下,秦斯撕了床单简单给自己包扎了一下止血,嘟嘟囔囔:
    “她都没舍得杀我,只是想废了我的行动力,还主动亲我……是被这张脸诱惑了吗?”
    夜魔:“哈??”
    他回忆了一下姜鸦朝自己命门开的那叁枪,心里哇凉哇凉的。
    原本很正常的事,一经对比突然就怪异了起来。
    “她亲我哎。”秦斯又说了一遍,笑眯眯的,“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久……”
    “你失血太多脑子坏了?”夜魔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秦斯平时不是最烦别人盯着他的脸看了吗?因为总被说比omega还omega。
    “嘴巴软软甜甜的。”秦斯听不见似的,咧嘴。
    夜魔表情扭曲到近乎颜艺。
    刚刚跑来给他挡伤救他的是谁啊!都被人家打成这样了,结果亲一下就迷了魂?
    话说回来,那种情况下他们怎么亲上去的啊?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痛心疾首地吐槽:“魅魔一旦感情专一就会变得愚蠢到无可救药的故事原来是真的……感情秦家睡前故事其实是你们魅魔祖训啊?”
    早知道小时候就不该给他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恋爱小说,搞得一个魅魔血脉的家伙嚷嚷着要当什么纯爱战神,现在秦斯变成了这样,他自觉地背了口锅。
    夜魔沉默着,从床头拿过通讯仪给队长他们发了信息,然后气闷地随手把通讯仪丢到一边,抓着秦斯完整的那条胳膊往门外拽。
    “哎轻点,疼疼疼疼疼……”
    夜魔把他抓去医务室,来不及仔细处理伤口,给两人简单打了止痛针和Ax二型兴奋剂。
    他去飞船出口处查看了一下情况,将漫游车定位同步投放在自己的腕表上,传给秦斯,又去武器库拿了自己的武器和一套狙击枪。
    最后回到医务室,把那银灰色的狙击枪硬塞在了秦斯的手里,腕表投射出光屏地图。
    “飞船一点钟方向,3.3km,去狙断她的腿。”
    秦斯握着自己的枪,眨眼:“这都快跑出射程了,我胳膊还伤成这样,打不中的,不行不行。”
    “少来。”夜魔冷漠道,“执行任务。”
    说完,揪着他后领拖着他去飞船出入口。
    秦斯被拎着衣领拖行,翘臀摩擦着地面,抱着枪哀怨地叫唤:“我是你哥!你就这么对我!”
    “失职的蠢货就这待遇。”
    “啊……”
    夜魔打开舱门,松开手,将观察镜举到眼前。
    秦斯叹了口气,嘀咕着支好叁脚架,满脸忧伤:“她肯定会后悔没杀了我的,我要被讨厌了。”
    “本来人也没喜欢你。”夜魔平静道,“3880码,8-9密位,风力5/6,时速70km/h。”
    秦斯趴下身,眸子对准瞄准镜,闭上嘴,枪托抵在左肩上。
    瞬间,周身气质沉凝,神情认真起来。
    幽紫的瞳孔追着那个飞驰的轮廓,呼吸沉下,身体肌肉精准掌控,细微压枪。
    Ax药剂的作用下,痛觉和伤势的影响被抑制到最低,身体肌肉全面调动,超负荷运转。
    趴伏在地上的身形如压下脊背蹲守猎物的豹子,脊背肌肉群协调绷紧。伤口受周边肌肉挤压再度溢出血液,但并未影响动作精密度。
    银白的枪膛反射着森寒的光,微微偏转角度,指腹搭在扳机上。
    视线穿透风沙屏障,瞄准镜锁定了那个模糊的身影。
    “——找到了。”
    如机械般冷静的声音。
    ……
    “应该是这个方向啊,怎么不见影。”
    姜鸦骑着车轮厚重巨大的漫游摩托,开启护目镜望远功能,眺望远处。
    “这时候遗迹也该融入现世界了吧,精神感知是这边没错……跟我捉迷藏呢。”
    她嘀嘀咕咕地探出精神触手,绕过几只虫兽。
    “见鬼的荒星,养出来这么多虫子,遗迹里的营养很丰富吗?”
    风沙逐渐变大,尘雾中混杂着砂砾拍打在合金车身上发出微弱的声响。
    姜鸦知道漫游车上必定安装有追踪定位,但她目的地只可能有一个,也用不着藏东藏西,只需要争取到找到传送点的时间就行。
    遗迹大都保存完整,传送点能够使用的概率很大,且大都能传送到正常星球上去。
    能够稳定在【现世界】的有价值遗迹均被官方及时掌控,其中一部分会开放作为交通通道,没有旁人染指的份。
    但还有些落在了无人区的、只在现世界显现一小段时间又消失的不稳定遗迹、不值得浪费人力开发的中小型遗迹,吸引了一大批人去冒险淘金。
    在选择这荒星前,姜鸦从魔导装甲检测到的魔能波动估算,这里至少有个中型遗迹。
    说到底,所谓遗迹也只是历史断层前遗留下的一些建筑罢了,里面或许会有一些【遗物】等超凡物品,或者是一些值钱的知识和历史信息,运气足够好的话去一次就能赚够一辈子的生活费。
    不过,这里的遗迹到底在什么地方?
    看不到什么建筑,姜鸦只好蒙头冲着感知中魔能最密集的方向飞驰。
    风力逐渐变大了,视野开始模糊。
    荒星重力环境适宜,摩托驰过在沙土地面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车辙,又很快被新来的尘土覆盖过去。
    耳旁只有黄沙呜鸣声。
    然而,脑海中灵性预警骤然拉响,一阵寒意从背后攀上肌肤。
    姜鸦半放松的精神猛然凝固。
    最近的虫兽距离她六百米,完全追不上她,并无威胁性。
    周围没有别的东西,精神体也没有感知到地下有什么生物。
    威胁……来自哪儿?
    她咬了咬腮,虽然不知道应该往什么地方闪躲或者防御,但依旧第一之间转移重心倾斜车身,压住前轮打死方向,斜45°角猛然一个直角转弯,摆尾漂移。
    引擎和轮胎发出尖啸,同时,伴随着剧烈的金属撕裂撞击声,远处袭来的子弹嵌入车身之中。
    嘭!
    车身差点失衡侧倒。
    姜鸦猛然回头,瞳孔骤缩。
    飞船隐没在风沙中,肉眼只能看到船体流线轮廓。
    狙击枪?!
    开什么玩笑,这个风力,这个距离,这种视野条件下,能有这种精准度?
    而且他们的狙击手不是被自己废了右臂的秦斯吗。虽然没打动脉但也射中了重要筋肉,竟还稳得住后坐力吗……
    没时间多加思考,身下的车已经发出不堪重负的聒噪声,不知子弹卡在了哪里,快要报废了。
    被锁定的恶寒感再度升起。
    “啧,低估了啊。”姜鸦微微眯眼,“王牌中的王牌吗?”
    荒星没有遮蔽物,对杰出的狙击手而言简直是一览无余的最佳猎场。
    心跳微微加速,繁杂的思绪瞬间流经大脑。
    她调整了车头方向,油门加到最大,同时探出的精神触手猛然刺激最近的几个虫兽的神经。
    “嗬——”
    几百米开外的虫兽骤然扭头,注意到了那速度极快的食物,顿时嘶鸣着朝姜鸦发足狂奔。
    姜鸦驾车冲向虫兽,俯下身子提速控制方向。
    双向奔赴,两者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
    第一枪未中,秦斯略有惊讶,但没时间浪费在情绪和思考上,再次预判轨迹准备扣动扳机。
    后坐力打在左肩,右臂托枪,在兴奋剂的作用下身体还能勉强承受——他是双利手,平时有伪装右利手干扰判断的习惯。
    透过高倍瞄准镜,他看到姜鸦竟调转反向跑向一个小虫群!
    “她在往虫兽的方向跑。”秦斯不由得松开扳机,目光微凝。
    “什么……”夜魔拧眉,用观察镜看那边的情况,“她觉得我们不敢在虫兽包围下对她动手?”
    好吧,确实不敢。
    联邦要的是情报,而不是尸体。
    若是在虫兽围攻下狙伤她,他们又来不及救援,指不定姜鸦还真就到虫肚子里了。
    夜魔透过观察镜看着那道身影冲向虫兽,神色复杂:“她好像没有拔刀的打算。”
    “啧……难不成在赌我们会帮她解决虫兽?”
    秦斯卸下弹药,再次微调了枪管方向,快速换上了微缩穿甲弹弹夹,吸气。
    夜魔瞥眼他的伤口。
    随着肌肉发力枪伤处渗血更多了,手臂甚至有些发抖。兴奋剂作用下血液循环加速,也更容易失血。
    然而,重新开始瞄准的瞬间,他的身体瞬间稳定下来,枪口毫无颤动。
    嘭!
    微缩穿甲弹的后坐力比普通子弹大的多,7.62口径,非反器材武器,所谓穿甲主要指击穿虫族甲壳,弹头镀有特殊金属,每发价值上百星币。
    距离姜鸦仅有3m的虫兽脑袋炸裂。
    浓绿的液体飞溅,两米多高的庞大躯体因惯性前冲,脸刹倒地。
    接着,下一只、下一只。
    姜鸦愣了愣,快速回头看了眼飞船的方向,依旧按原计划猛然加速甩尾擦过虫兽的边儿从六七只虫兽之间灵活穿插而过。
    她可没什么“赌一把看他们会不会为了情报开枪救她”这种奇怪的想法。
    ——把命赌在这种地方也太廉价了。
    不拔刀只是单纯地对自己车技有自信,打算避免战斗节约体力罢了,遗迹里说不定还有一堆虫兽等着她打。
    沙暴越来越大,姜鸦很快跑出老远去。
    等狙完虫兽,她人影早就隐没在沙暴中了。
    夜魔面无表情地放下观察镜:“果然,你不出手她也不会有什么事。”
    秦斯艰难地爬起来,扶墙白着脸站好:“我尽力了哦。”
    夜魔瞅着他滋滋冒血,把嘴边嘲讽的话咽了回去,幽幽叹息一声:“还是让队长他们去追吧,你……赶紧去治疗舱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