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61选谁

    姜鸦瞬间僵硬,头顶缓缓升起一个巨大的问号。
    来点儿什么?你再说一遍叫我干嘛?
    她蒙了两秒,心头踏过万只奔腾的羊驼,当即决定放弃这个诡异的任务。
    该死的色欲赐福!这种鬼任务应该没有太大的失败惩罚吧,忽视就好……
    面板慢悠悠弹出新窗口。
    【失败惩罚:角色偏离度上升20%】
    咔嚓!
    姜鸦手下的椅背在她掌心裂开了一条缝隙。
    在其他四人惊讶或茫然的目光中,姜鸦尽力克制住面部肌肉扭曲的趋势,勉强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
    “看来椅子年久失修,也该换新的了。”
    20%!
    这才距离副本开始过去一两个小时,一下就长20%偏离度她完全无法接受。
    这见鬼的任务不可能只出现一次,下一次说不定条件和惩罚都更加过分。
    而且竟然只有惩罚,都没有奖励的吗?
    不管怎样,她得完成这个。
    深呼吸,深呼吸……
    勉强平复了心情后,姜鸦安静地把手下的椅子推了回去。
    任务目标首先排除两个淘金人。
    不管是从外形还是智商来看,她都下不去手。
    不得不说,她能在联邦军手里忍到现在还没吐出来,他们的信息素和皮囊功不可没。
    而且,为避免被那两个家伙看乐子,她觉定让他们和自己一起成为乐子的一部分。
    姜鸦下定决心拉人下水,绕过桌子,走向野格旁边的空位置。
    路过野格时,她以极低的声音严肃道:
    “触发了多人任务,配合一下。”
    野格一怔,轻轻点了点头。
    此刻,他还不知道任务内容。
    但小少将主动提出合作,他当然不会拒绝。
    联想到主线和支线任务的风格,野格稍微警惕起来,确保注意力高度集中,以应对接下来的情况。
    姜鸦在他旁边坐下,距离很近。
    她留意了一下众人的位置。
    李鹰身后的餐厅入口处立着一个男仆NPC,垂首一动不动地等待传召。
    餐桌上覆着一层桌布,带着暗纹的厚实布料从桌边垂到距离地面一公分处,完美遮挡了npc的视线。
    桌上的饭菜大多以鱼类、贝类等等海产品为主,辅以一些陆生蔬菜,看起来鲜美可口。
    姜鸦叹了一口气,熟练地拿起刀叉给自己盘子里取了些食物,然后单手使用叉子,腾出左手来完成任务。
    野格正在思考突发任务会是什么,腿上忽然传来温软的触感。
    他愣了愣,低头看到姜鸦白皙的手正隔着一层布料覆在他的腿上,甚至在沿着大腿向内侧根部摩挲。
    一群蚂蚁从肌肤上爬过似的酥麻触感沿着敏感的大腿内侧窜上脊椎,攀升到大脑皮层。
    野格的身体顿时条件反射地完全紧绷,精壮的大腿肌肉鼓胀绷紧,线条饱满流畅。
    什么意思?
    他迟钝地低头盯着那只手,努力屏蔽掉奇怪的感觉,试图思考其中的用意。
    呃,是暗示他注意什么地方,还是传递什么信息?
    姜鸦察觉手下原本弹性的肌肉触感忽然变得坚硬绷起,动作微微顿了顿。
    接下来应该解开他的裤子把肉棒拿出来,然后用手撸射……
    话说野格会允许这种事继续吗?
    如果他拒绝的话,那自己可能得先和他们打一架,在他失去行动能力后才能继续完成任务了。
    但最好还是悄悄解决。
    不管怎样,在餐桌上当着陌生人的面干这个,还是让姜鸦感觉有点焦灼。
    虽然已经见识过各种花里胡哨的大场面,但亲自下场试验的感觉完全不同……像在干什么坏事。
    仔细思考一下,对坏东西干坏事四舍五入就是在做好事了,对吧?
    姜鸦尽量保持冷静,心不在焉地叉了片蔬菜叶塞进嘴里艰难吞咽,另一只手试探着往Alpha两腿之间摸去。
    哎?好像支棱起来一点。
    野格眼睁睁看着那只白皙柔软的小手焉地覆到了他鼓鼓囊囊的一团性器上。
    大脑一片空白,那一瞬间他差点要从座位上弹起来了。
    来不及多想,野格空出一只手迅速抓住姜鸦的手腕丢开到一旁,那反应速度就像是碰到他的是只下水道的老鼠,而不是omega的手。
    姜鸦稍许偏头,用余光看了他一眼。
    野格上半身巍然不动,看起来一切正常,只是表情有一点紧绷凝固,耳尖在快速变红。
    姜鸦缓缓眨了眨眼,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心情也好多了。
    只要有人比她尴尬,尴尬的就不是她。
    野格呼吸都快停止了。
    腿上温软的触觉暂时消退,他终于有时间思考姜鸦是在干什么。
    “多人任务”,要他配合一下。
    他的面板没有新任务弹窗,这显然是姜鸦的个人任务,自己完全可以拒绝。
    话虽如此,但那只作乱的小手再次攀上来的时候,野格强忍着没有推拒。
    谁知道她这古怪任务失败后会不会有什么惩罚机制?
    他们需要把活蹦乱跳的小情报库带回去,他必须考虑姜鸦的生命安全问题。
    摸一下而已,没什么的,是他反应太大了。
    野格自我催眠着,尽量忽略下体的触觉。
    姜鸦见人这次没有反抗,动作更加放肆了些,直接摸索着扣住野格的裤子纽扣,灵巧地解开,轻轻拉下拉链避免发出声音。
    野格猛然按住了姜鸦往他裤头里探的手,僵硬在原地,脑袋里胡思乱想着。
    竟然、竟然……这到底是个什么任务?!
    其他人就算了,但从副队的角度能看得一清二楚!
    是的,子修看到了一切。
    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他当然也听到了姜鸦说触发任务的事,于是一直用余光留意着这边的情况。
    小少将坐下没多久后,就开始在桌下在队长腿上摸来摸去。
    子修大脑飞速运转着分析姜鸦触发的特殊任务的目的。
    是通过在腿上写字的方式传达某些信息、还是提醒他们注意有什么情况……
    然后看到姜鸦解开了队长的裤子把手伸了进去。
    他一度怀疑自己陷入了什么幻觉。
    另一边,虽然被摁住,但姜鸦的指尖还是挣扎着动了动,挑开内裤边缘探了进去。
    野格深呼吸,忍不住看了一眼姜鸦。
    Omega安静地一小口一小口喝着鱼汤,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后侧头,干净到让人心底发凉的冰蓝色瞳孔与他对视,冲他露出一个毫无感情的笑容。
    水润的双唇一张一合,她用口型无声地说道:[配合一下]。
    野格收回了目光,喉结上下滚动,制止她的那只手视死如归地慢慢松开。
    那只手终于沿着漂亮而紧绷的人鱼线滑进胯部,轻轻握住尚未完全勃起的阴茎,将它粗暴地从裤子里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