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第91章秘密

    出门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姜鸦便再次陷入了沉默。
    眼前的景象完全出乎意料。
    一部分墙体浮雕已经斑驳脱色,而另一部分还光彩焕然。
    像是处于两个不同时间段的景象打碎了混合起来,再用碎片重新拼接、强行搭建成一个新的城堡一般,割裂感极强。
    姜鸦不妙的预感越发浓重。
    耳旁安眠曲般的旋律依然在幽幽徘徊,由于有小半瓦斯灯变成了老旧破损的模样,走廊上的光线弱了很多。
    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手臂忽然被人握住向后一扯,落入一个宽阔的怀抱。
    耳边alpha的喘息沉沉,声音带着些痛苦的低哑:“别动。”
    姜鸦没来得及思考,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反手掐住他的手腕向外旋拧,同时左手肘向后猛籍在他肋骨上,翻身脱离出来。
    白子修完全没有准备,脊背咚地一声撞上坚硬的墙壁,整个人脱力地向下滑落,倾倒在姜鸦身上,脑袋埋在了她的颈窝里,顺手用左手环住她的细腰,右手腕还被掐在她的手心。
    浑身血液沸腾般地灼烧血管,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似乎在给脑袋里盘旋不去的音律作节律器。像是位于深海一般,胸腔上似乎有着无形的压力,让人难以呼吸,阵阵闷痛。
    脑仁融化一样混乱,睁开眼睛看到的确实一些从未见过的画面碎片,根本看不到周围的环境。
    只有眼前的一团光团……看起来柔软又清凉,靠近了还能嗅到某种神秘学香料燃烧的味道,很难描述,但诱惑性极强。
    但它似乎只想让自己滚远点。
    姜鸦被他的头发刺得皮肤泛痒,于是偏头抬手推了推他的脑袋,却忽觉锁骨上方传来湿热温软的触感。
    躬身靠在她肩头的alpha正张口含住她那块薄嫩的皮肤,舌尖舔舐糖果般磨蹭,似乎能尝到什么味道。
    姜鸦垂眸看着他毫无防备意识、头型弧度漂亮的后脑勺,默默举起手里的单簧管。
    咚!
    伴随着头骨与金属相碰撞的闷响,一记物理眩晕术过后,本就虚弱的alpha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下安全多了。”姜鸦放心下来,正打算将人拖回房间检查情况,忽然耳尖动了动。
    哒、哒、哒。
    皮鞋底接触地砖的声音从走廊深处响起。
    姜鸦停下动作,警觉地回头。
    一道身穿鱼尾礼服、带着白色手套的身影从昏暗的灯光中出现,脸上公式化的微笑此时显得有些微妙。
    是管家。
    “你们在做什么?他不喜欢别人靠近音乐厅。”管家的声音中听不出感情倾向,似乎只是单纯的询问。
    姜鸦把黏在身上的alpha揪下来推回墙上,抬手扯了扯衣领,瞥了一眼面板显示的偏离度。
    虽然晚上偏离度没怎么涨,但白天四处搜寻线索的冒犯行为已经让偏离度增长到32%了。
    奇怪的是,npc对他们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
    “哦,原来这里是音乐厅?”姜鸦左右张望了一下,像是才知道这件事似的,面不改色地说着瞎话,“不过,如你所见,我们只是在……偷情。”
    一时半会儿她也想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
    管家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皮笑肉不笑的脸,却如卡顿般在原地静止了好几秒。
    场面胶着了片刻。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是不是错觉,周围的琴声似乎在逐渐变大。
    管家眨了下眼,恢复了自然状态后突兀道:“看来你们已经进过音乐厅,发现部分真相了。”
    姜鸦:?
    这家伙是自动跳过玩家对话只会说固定台词的npc吗?
    【触发隐藏任务——尘封的真相】
    【目前进度:40%】
    【音乐厅的秘密:音乐厅里储存着87具怪异的尸体,它们似乎是城堡曾经的客人。】
    目光飞快地从突然弹出的面板上略过,姜鸦的神情微微变幻。
    “你在说什么?”姜鸦依旧用含糊的问句试探。
    “是的,没有任何一个客人活着从这里离开。”管家好像一台无情的背台词机器,语气有一种演出式的忧伤,“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现在最好先躲起来。”
    管家十分自然上前一步地朝姜鸦的手腕握去,似乎是想拉住她。
    姜鸦警惕地后退一步,但手腕却焉地被一只手用力紧锢住,如同铁钳般的力道不容任何动作。
    她背后只有……白子修?
    姜鸦回头向下看,但出乎意料,白子修依然昏迷在墙角,而抓着她的手的是一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
    视线沿着那只手臂挪向手的主人,姜鸦瞳孔微微收缩。
    只见管家的上半身从红墙上探出,笑眯眯地注视着她。
    其腰部以下的位置黏连着的,正是不知何时蔓延到这片墙上的血红色的肉须,其薄薄的表皮呼吸般不停收缩、扩张着。
    力气好大!
    姜鸦扯了扯手腕,无果,只能看着他一点点从墙上下来。
    再扭头去看面前的管家,原地已空无一人,只见一滩散开聚回墙上的血水。
    “你们挡住他回去的路了。”管家声音平缓地说着,把两人轻松拽到远离音乐厅大门的一边。
    很快,这片区域的钢琴声越来越大,甚至能从原本舒缓的安眠曲中听出一些急躁的意味来。
    墙上鼓胀狰狞的血肉触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远及近地快速萎蔫下去,与此同时管家松开了抓着他们的手。
    眼前明明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但随着音乐声地迫近,姜鸦仿佛看到一个填满整片空间的无形之物从眼前经过,充斥挤压在音乐厅门前这片狭小的走廊之中,随即一点点钻进了那打开的黑洞洞的大门内,只留下一片轻缓的尾音。
    一阵困意随之卷起,但在音乐声彻底消失,大门也在“哐”的一声巨响之中关闭之后,姜鸦立刻被震清醒了。
    姜鸦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拉尔夫?”
    想起之前在钢琴的诱导下身体逐渐融入旋律的白子修,联系上管家刚才的反应,刚刚那东西是拉尔夫的概率极大。
    [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
    当时信里是那样说的。
    “拉尔夫·卡斯特尔。”身后忽然响起管家意味不明的声音,“拉尔夫·卡斯特尔。”
    他将这名字咬了两遍,一遍比一遍沉,难得的有些情绪波动。
    【隐藏任务:尘封的真相】
    【目前进度:60%】
    【管家的秘密:管家的血肉之躯?】
    【钢琴家的秘密:拉尔夫的病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