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漂亮少将O被军A灌满后: 100我打天使?真的假的?

    姜鸦没有考虑过失去身份的危险。
    毕竟,按照契约所言,成为外来者也不过是会引来其他梦界捕食者的注意罢了。
    但,眼前便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强大怪物,又有哪个不长眼的捕猎者敢来它的地盘放肆。
    “哈。”
    管家突然笑了一声,神色笑得扭曲,仿佛皮囊出现了褶皱一般。
    “你真的觉得,杀了这个寄生种,我就无法离开这里了么?”
    姜鸦静静地凝视着他。
    是的,管家从一开始便是真的想放客人们离开。
    因为他们体内有着他的触须,他们是他探向现世界的触手。
    他骤然向姜鸦张开双手,微微抬起下巴,肆意笑道:
    “这方领域已抵达现世界的边境,而我的降临,已无从阻挡。”
    一旁,李鹰的无头尸体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脖颈断口处能清晰地看到几根触须截面。
    片刻后,垂向地面的剑尖抬起,锋锐的尖端直直指向管家的喉咙,暗纹蜿蜒的金属上映射着昏暗的天空。
    “寄生型,扩散性极高。”姜鸦以评判产品合格与否的冷淡声音说道,“予以彻底剿灭处理。”
    耳旁,敲击琴键的连音响起。比心跳节律更快、锤击着耳膜。
    琴声逐渐下沉、变低、更低,如同压紧的弹簧,如同拉满的弓弦,在沉重的气氛中紧绷到极限。
    管家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优雅体面的模样,不急不徐地摘掉了双手的白手套,丢在地上:
    “以处理那些小东西的评判标准来对待我?”
    寒光闪烁而过,姜鸦的身形模糊成影,下一瞬长刀已当头斩向管家的头颅。
    管家只是抬起双臂,手无寸铁,生生以血肉构成的双手格挡那锋锐的长刀,眨眼间便血肉模糊,神情却丝毫不变。
    身形交错,银白的锋芒跃动,呼吸之间便是十数刀斩击,却被悉数挡下。
    腾挪辗转之间,战场已经偏离向大厅中央的神像。
    某次交锋之中,姜鸦骤然变幻招数,一道斜斜的全力斩击命中管家的小臂之上,将其砸退到一旁。
    紧接着,她放弃了攻击近在咫尺的管家,翻身跃向神像。
    长刀上簌然燃起苍白的焰火,带着呼啸的风声,劈砍向神像的尾。
    然而管家、或者说“它”的动作更快。
    附着于雕塑表层的血液在短短零点零几秒之内完成了增殖与形变,化作一条条缠绕拱卫于神像底端的触须,层层隆起、横挡下这一击。
    姜鸦正欲挥刀再劈,管家以带着肃杀之气从身侧袭来。
    她快速后撤,皮鞋自李鹰的血淌成的血泊中划过,掀起一阵血花。
    再抬头,管家已不复刚才那轻松甚至带着些许嘲讽意味的笑脸。
    他的脸色沉沉,从血肉模糊的伤口之中能看到触须在皮下猛烈地蠕动着。
    痛。
    自己竟然“受伤”了。
    他的身后,神像上那勃起的触肢在苍白的火焰之中发出某种如同灼烧至干瘪的凄惨鸣叫声,丑陋地挣扎着舞动着,在几秒之内化为了飞灰。
    临终前,它们拼命把自己剥离神像,掉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像是在担心火焰波及神像一般。
    姜鸦在大门前重新站直了身体,不过短短几分钟,呼吸已经开始不稳,扯着嘴角喘息。
    几分钟的刀剑搏斗并没有多累,但灼烧掉那些触肢却花费了她大量的积蓄。
    管家的表情阴晴不定,脸上的血痕向下淌着血。
    哪怕是把这具身体的脑袋砍掉,都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但那诡异至极的火焰,伤到他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痛,那怪异的苍白流火之中似乎有某种令他惊惧的东西存在。
    “你寄生了这座神像?”姜鸦紧紧盯着他,“僭越之人。”
    “很遗憾,你只说对了一半。”管家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
    叁层高的洁白无面神像低垂头颅,矗立于一身染血礼服的管家身后,仿佛在静静地注视着他。
    他缓缓抬起双手,尸体般苍白的指尖插入了面庞上那道从眉骨斜到嘴角伤痕之中,毫不留情地刺入皮肤的裂口之下。
    像是打开一个敞口的包一般,在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撕裂声之中,撕扯着皮肤向两侧拉开。
    那还算得上俊秀的皮囊就这样被撕成了两半,而其中纠缠摩梭在一起的、带着眼珠和口的触须从中生长出来,它的身高瞬间增长了一个头。
    “刚刚你叫我,僭越之……人?”
    这个褪去了人皮、扭曲而诡异的怪物出现的瞬间,一种恐怖的感觉填满了整片空间。
    这并非错觉。
    墙壁上的触须都活动了起来,上下左右、东西南北,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成了敌人。
    二叁层楼走廊的阴影之中,一个个仆从褪去皮囊,畸化为扭曲盘绕的触肢,站在栏杆旁向下“看”。
    姜鸦额角滑落下冷汗,视线虚虚停留在半空,握紧刀柄勉强笑了一声:
    “哈……这种程度多少有点、超规格了吧。”
    任务面板更新了。
    【异常检测进度:100%】
    【异常检测完毕】
    【检测到生命天使——寄生之种—???—滋滋—】
    【当前梦界深度:4】
    【清扫模式开启】
    【检测到回响内存活回响者数量:3】
    【触发任务】
    【清扫任务:击杀/关押生命天使·寄生之种】
    【任务奖励:???】
    在沉闷的钢琴声中,姜鸦静止了。
    战斗中变得凌乱的发丝滑落下来,呆愣住的双眼蒙在了阴影之中。
    生命母神座下的天使。
    虽然考虑过让一个A级超凡者以这种后患无穷的方式将其封印的存在不会很弱,但姜鸦的确没往天使的方向猜测过。
    她原以为对面会是个在无尽的时光消磨中,已经极度虚弱的污染源罢了。
    眼前的“管家”虽然也被消磨了大半实力,甚至之前一直在受规则所困,但毕竟瘦死的大象比狗大……两者无法相提并论。
    姜鸦陷入沉默。
    我打天使?
    欸……真的假的?
    血红色的弹窗接连弹出,带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震撼。
    “管家”盯着眼前的人类,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
    自己现在原形毕露,衣服都脱了,她怎么还不疯?
    姜鸦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抬手将手指插入发丝,把凌乱的刘海向后捋上去,露出透蓝色的、杀意满盈的双眼。
    “那就试试吧。”
    紧压道极限的琴声在此时迎来激昂的转折,如同暴风与雷电一般席卷而下。
    猛烈的、用力的砸琴般的重音之中,禽类展开翅膀的扑簌声响起。
    于是一根光亮顺滑的黑羽从头顶飘落下来。
    直觉地,姜鸦松开了手中的华丽长刀,任由它当啷一声掉落在地,转而伸手握住了那片黑羽。
    长约一公分的羽毛在她手中重塑、膨胀,再握紧时竟已变成了一把比她还要长的华丽巨剑。
    于此同时,新的弹窗出现。
    【你受到了旋律《奇迹》的影响】
    【旋律《奇迹》:燃烧源质,全方位强行拔高友方能力至其当前上限】
    【备注:你被加强了,快送!】
    姜鸦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弹了半天,钢琴家的蓄力条终于攒满啦?
    等等……这家伙怎么去了辅助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