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考试让我走上人生巅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考试让我走上人生巅峰: 第138节

    “行啦,别哭啦,哭得太丑了。”赵九福笑着说道。
    赵顺晖噎了一下,擦了一把眼泪说道:“爹,阿越肯定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您不是最疼爱他了吗,再等等,他就回来了!”
    赵家阿越是赵九福的玄孙辈,是赵顺灏的嫡系重孙,也是赵九福亲手一把抚养成人的,赵越聪明绝顶,还不到二十就高中状元,人人都说他有当年赵九福之风,也是小辈之中最受宠爱的一个人,只是他被外放当官,至今未归。
    赵九福心中却并无多少遗憾,反倒是说道:“不等啦,你娘和两个兄弟已经等了我太多年,我得去陪陪他们了。”
    说完这话,赵九福就慢慢的躺了下来,再也不开口了,赵顺晖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一时间屋中都是哭丧的声音。
    他却不知道,赵九福的身体死了,灵魂却还在,他在半空之中俯视着这些子子孙孙,心中只有感慨没有留恋,反倒是有一种解脱之感。
    倒是万亨十分舍不得,赵九福告老还乡之后积分不减反增,因为皇帝对他心中有愧,对小学一事大力支持,以至于积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万亨忍不住问道:“阿福,你真的要放弃系统,放弃这个世界,直接去转世投胎吗,那样一来你不会拥有现在的记忆,只会变成一个普通人。”
    “若是你想要的话,你现在的积分足以支持我们穿越到高位面世界去,在那里你甚至可以修真,说不定能真正的长生不老,永生不死。”
    赵九福却笑了一下,淡淡说道:“那不是我追求的,我这一生毫无遗憾,想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何必再自寻烦恼,再者,生而为人,最大的幸运就是生命有限,若是长生不死的话,岂不是丢掉了世间最大的幸事。”
    万亨不理解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以前的宿主恨不得死死的扒拉着系统,能不死就不死,他倒是好,有机会都要放弃,他有时候真的看不懂这个人类,太奇怪了。
    赵九福却说道:“系统内的积分,足够你去升级了吧?”
    万亨微微一愣,忽然想起来在刚刚附身的时候他曾经告诉过赵九福,系统是可以升级的,但需要的积分是一个天文数字,99000000积分,这是系统打算经过无数世界才积累到的。
    但是此刻他看了看积分列表,居然真的达到了,甚至还超过了一些。
    “这些积分就送给你吧,希望你升级之后,也能自由一些。”赵九福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义无反顾的从天地之间消失了。
    在他消失之后,万亨却感受到一种难言的失落,他忽然想到,其实十年之前赵九福就有油尽灯枯的预兆了,但那时候他购买了长寿丹使用,这才延长了寿命。
    那时候万亨觉得,虽然赵九福说自己不怕死,但智慧生物哪里有不怕死的,不过是说说而已,临死的时候还是舍不得。
    但现在看来,那时候赵九福选择不死,不是因为他舍不得,只是因为积分积攒的还不足,他想要将这些积分作为最后的礼物送给自己!
    第261章 番外 身前身后名
    “赵九福……赵九福……赵九福!”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忍无可忍, 直接将黑板擦扔了下去,砸在了一个呼呼大睡的学生头上,那人睡得正香,被砸了一下猛地跳了起来。
    老师更加恼怒,骂道:“赵九福, 你昨晚当贼去了啊!历史课也不好好听, 白瞎了你这个好名字,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想的。”
    这话一说, 周围的学生都扑哧扑哧偷笑起来,可不是吗,赵九福这个名字在中州可是鼎鼎大名,随便抓一个路人都能说出一二三来。
    名叫赵九福的学生样貌俊秀, 不好意思的偷笑一下,讷讷说道:“老师,我也不知道我爹妈怎么想的, 就这破名字害得我从小到大被人嘲笑。”
    那当老师的听了这话却不乐意了,冷哼一声骂道:“什么破名字, 你是亵渎了这个名字。”
    赵九福摸了摸鼻子不敢说话了,谁都知道他们这位历史老师是赵九福的粉丝, 之前还因为电视剧中对赵九福一生的改编,直接骂道了中央台去:“对对对, 是我配不上, 这不是我昨晚熬夜苦读赵九福的传记, 这才上课打瞌睡的。”
    老师一听, 倒是露出一个狐疑的眼神来,问道:“既然如此,那你说说看他的履历。”
    赵九福咳嗽了一声,朗声说道:“赵九福(1021年-1142年),字明鹿,号青山散人,汉族,淮安赵城人士,是大周最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教育家、改革家。”
    “说的不错,还有呢?”老师继续问道。
    赵九福眼睛滴溜溜一转,继续说道:“赵九福历任翰林院修撰、琼州知府、户部尚书、工部尚书、太子太傅、太傅等职,仁帝死前加封他为兴国公,武帝时期又特封他为异姓兴亲王,毕生致力于大周的律法改革和教育改革,历经四位君王,也影响了大周后期的局面。”
    “这些都是书上能背下来的,你难道就没点自己的理解?”老师问道,似乎十分期待的样子,毕竟在开学之前知道自己有一个学生就叫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是带着几分期待的,谁知道这个赵九福聪明倒是聪明,可惜一点也不努力自制,调皮捣蛋倒是十分在行。
    赵九福嘻嘻哈哈一笑,又说道:“赵九福确实是才华出众,不过民间流传最多的就是他其实是个修仙者,这才能一直平平安安的活到了121岁,甚至一生无病无痛,赵家拳据说就是赵九福自己研究出来的拳法,练习之后能够修身养性延年益寿。”
    “这个倒是也没说错,不过修仙一事肯定是谣传。”老师又说道。
    赵九福却说道:“老师,我倒是觉得修仙说不定是真的,你想啊,如果赵九福不是修仙者的话,在医疗落后的年代怎么可能无病无痛的活到121岁,就算是现在能活过一百岁的人也少之又少吧,人类的寿命就摆在那儿呢。”
    老师歪着眼睛不善的盯着学生,可怜学生还没意识到,继续说道:“再有一个,不是都说赵家后来覆灭是因为周哀帝怀疑赵家私藏仙丹不上供,这才将赵家满门抄斩,谁知道一夜之间赵家却人去楼空,这若不是仙术又怎么可能做到。”
    老师这下子反应过来了,这小子不是熟读历史,这是看了那瞎几把蛋疼的电视剧了,说到那电视剧他就气的头晕脑胀,痛骂道:“放你的狗屁,什么仙术,什么仙丹,都是野史里头瞎编的,赵九福长寿,是因为赵家人有长寿的基因,他们家祖上就是长寿之人。”
    赵九福见这老师脸都耷拉下来了,连忙说道:“对对对,您说的对,绝对没有仙术。”
    老师还是觉得不解恨,走到讲台上继续说道:“你们一个个多看书,少看点脑残电视剧,赵九福出生贫困,平步青云之后不但没有失去初心,一辈子艰苦朴素,老年的时候更是屈居在破旧的小宅院之中,他这样的人心中只有天下苍生,只有平民百姓,高尚的情操不是你们这些平凡人能理解的,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撑起大周的四百年强盛,才有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中州,你们都要感激他,而不是看电视剧看傻了。”
    这老师一开始说倒是好,一节课滔滔不绝的从赵九福的出生一直讲到他入朝为官,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的话,他恐怕能一直说道赵九福去世。
    等他终于抹了抹唾沫离开,班里头的学生都跟被抽干了精血似的委靡下来,一个个喊道:“我去,咱这老师不去讲中州联播实在是浪费啊,简直了,在他嘴巴里头赵九福就跟十全十美似的,我就不信了,他一个穷小子出生的大官,难道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享受。”
    “陈老师那是粉丝光环加持,完全看不见其他了,史书上都写了,赵家家富,赵九福分割家产的时候,足足让人盘点了一个月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财。”有人贼溜溜的说道。“他要是不贪污的话谁信啊,这些钱从哪儿来的?”
    赵九福一听不乐意了,说道:“闭嘴,你才没看历史书,上头明明白白写着呢,文帝大方,允许赵九福收取琼州本地的礼物,回京之后,文帝仁帝荣帝和武帝四个皇帝,对他的赏赐也越来越多,他用得着贪污枉法吗?”
    有人站在赵九福这边说道:“就是说,赵九福一辈子致力于完善大周的律法,他自己若是贪污的话,那岂不是作茧自缚。”
    “就是,赵九福就是长得好看,有才华,还专心专情,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你们这些凡人是不会懂的!”这么说的一般都是女生。
    “哎哎哎,你们说赵九福是不是真的很帅,史书上写他面如冠玉,绝色出尘,是大周有名的美男子,甚至年近五十的时候还被公主缠着要嫁,那模样肯定不会不好。”
    “得了吧,那个公主自己都快四十岁了,要不是赵九福那时候有权有势,她能看得上一个糟老头子,五十岁的人长什么样你们心里头没数吗,女人就是眼皮子太浅。”
    这下可好,一下子引发了女生和男生的战争。
    女生跳起来叫道:“你有没有文化,这可是史书里头写着的,周武帝出宫探访兴亲王的时候,他年近九十,还是面色红润,无皱,宛如五十,那他五十岁的时候,可不就跟二十岁差不多,这可是史书记载的,不是野史瞎说的。”
    “快省省吧,周武帝把赵九福当亲爹看待,赵九福辞官之后每隔几年都要下江南探望他,史书还不是皇帝盯着写的,美化一下赵九福怎么了?”
    “你瞎说,史书上写的一定是真的,赵九福本人肯定长得比张举还要帅。”
    张举就是历史老师深恶痛绝的电视剧里头,那个扮演赵九福的人了,一听这话,男生就说了:“还什么专心,赵九福与严玉婷的二三十,与安乐公主的外传,与李太后的二三十,你们都选择性忘记了是不是?”
    “这些都是污蔑!”女生快要被气疯了,在正史里头,赵九福一生与妻子十分和睦,生育了三个儿子,而且对其他女子向来不屑一顾,从未有过亲近的时候。
    但不知道从哪朝哪代开始,也许是某一个不喜欢读书,偏偏被家里头人硬是塞进了小学的人,出于对赵九福的羡慕嫉妒恨,就故意写了这些书,熟知历史的人都知道,也就是一知半解的那些人才会相信这些外传。
    眼看两边要吵起来了,忽然有一个人说道:“其实你们都说错了,赵九福确实是容貌上佳,这一点无可厚非,至于老了是不是还一样年轻,咱们恐怕是没办法知道了。”
    “不过他专情不专情无人知道,他跟大周皇帝那不可不说的二三事,可是有不少手记传下来的,这一点总不可能也都是假的吧。”
    “你胡说你胡说你胡说。”一个女生都被气哭了。
    也有女生喊道:“那个什么李松仁是赵九福的政敌,还是被他从户部尚书的位置上赶下去的,他肯定是心怀不满,所以才故意在手记之中污蔑他跟仁帝的关系。”
    但这时候女生里头却出了叛徒,讷讷说道:“其实也不一定,你们想啊,仁帝可是皇帝,据历史记载,他还是个十分苛刻的皇帝,这种苛刻不是说他滥杀无辜,而是对自己,对身边的人标准都很好,据说当年有一个妃子喜欢吃鸭舌头,有一次就吃了一碗二十根,结果仁帝知道之后痛骂她太过奢侈,直接将她贬为宫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苛刻的皇帝,为什么对赵九福这么好,每年送出去那么多的金银珠宝,据说当时史官都写的不耐烦了,伺候常常记载为送宝十箱,这不是仁帝的作风啊,要是文帝的话还可以理解,仁帝这么做确实是很让人怀疑了。”
    “这有什么,赵九福才华出众,是仁帝的左膀右臂啊,送珠宝有什么奇怪的。”
    “送珠宝不奇怪,但送孩子总奇怪了吧。”那女生翻出一本书,指着上头说道,“你看,魏昌荣第一次出海回归,仁帝将一小儿赠与赵九福,常常一块耍玩,甚至还道此乃朕与阿福之幼儿,十分可怜可爱。”
    其他人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史书上有这一段,就听见那女生继续说道:“还有这里,仁帝爱饮茶,最爱赵九福亲手所烹,常言道明鹿之茶天下难有。”
    “这是什么,这就是基情啊,我反而觉得严玉华其实是□□,你想啊,又不是自由恋爱的,赵九福凭什么为了一个女人一生守身如玉呢?”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不对劲了,首先是女生骂道:“腐女走开,你们圈地自萌就算了,别来打扰别人,赵九福与严玉华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也有男生喊道:“就是,赵九福身边那么多的美女,他权利那么高,玩什么不好偏偏要跟仁帝在一起,仁帝就是个病秧子,脾气也很差,连老婆多吃点鸭舌都要骂人,谁受得了。”
    相比起赵九福的美名,仁帝倒是颇有几分争议,他的政治水平先不说,光是对身边人十分苛刻,自己也节俭到贫穷的态度,实在是现代人无语。
    周围的人吵闹不休,赵九福刚想要逃出去就被抓住了,一人抓着他的左臂,一人按着他的右手,又有一人钉在他面前,齐声问道:“赵九福,你来说,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赵九福真的想要痛哭一声,为什么当年自己要是个早产儿,他如果不是早产儿的话,爹妈就不会怕他夭折,不怕他夭折的话,就不会取名为赵九福说能长寿,不是这个破名字的话,从小到大就不会被人盯着回答奇奇怪怪的问题了,赵九福,你可真是害死人了!
    </div>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