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恐怖游戏】人家才没有开外挂(NP): No.8山中之物31

    村子的外围是阴森森完全不透光的树林,这里喜阴的植物长势异常茂盛,别说晚上,就算是白天这个场景丢到恐怖片里也已经足够撑起吓人场面了。
    宋柠一手端着烛台一手护着烛焰,有些不安的看着前方,脚步开始踌躇起来,“这雾……是不是越来越浓了……”
    赵瑞安喊的嗓子都干了,他喘了口气顺便安慰对方,“估计是心理作用,不过我们这是走多久了,这村子怎么感觉比想象中还大啊……”
    莫黎望着无边的夜色,仅仅只是这么停下来两秒,自己身后就像有什么东西趴在后背上朝着自己耳边吹气,顿时脖颈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又往着江亦阳那边挤了挤。
    可惜作用聊胜于无。
    “别愣着了,赶紧走吧,早点结束早点睡觉。”莫黎语气显得有些急促,再慢一点后面的家伙就要在我背上住下了啊喂!
    人家大小姐都愿意屈尊降贵来参与这种迷信活动了,其他几人也没说什么,卖力的往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不远处的雾气之中终于出现了亮光,几人脚步下意识加快了起来,走近了才发现是提着灯的玄阴子在后院门口等待着他们归来。
    他对着几人点了点头,“恭喜诸位成功完成一圈。”
    这无疑是种无声的激励,几人耷拉下去的劲头又重新复燃了起来,这样一看仪式好像也什么困难的地方,三圈不就是轻轻松松的事?
    于是众人一鼓作气,没做多少停留便开始了第二圈。
    走时玄阴子在莫黎的肩头拍了三下,她感觉的后背瞬间轻松了不少,像是卸下了许久的重担,连带着阴冷的感觉都缓解了不少。
    莫黎不敢细想,连忙点头和道长道了谢,心里激动的差点跪下喊义父了……
    玄阴子摆摆手,目送队伍朝着浓雾深处走去。
    第二圈的时候几个人明显熟练多了,队伍保持着匀速一直往前走去,本以为能比第一圈用时更短到达祠堂,然而却发现越走越不对劲。
    “第一圈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路有这么远啊?”赵瑞安忍不住吐槽,“我甚至都感觉我们走的距离够绕村子两圈了!”
    “会不会是雾气太浓,我们走错道了?”宋柠也是若有所思,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早就能看到祠堂了。
    “不会,我们一直都是按着第一圈撒在地上的纸钱和生米走的,现在脚下也断断续续还有影子,照理说不太可能走错……”江亦阳从身后出声。
    莫黎目前为止脑中的预警提示音就响过一次,这一路上一直静静悄悄的,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平静反而让她越走心里越发毛,总感觉还有大的在后头等着自己。
    抱怨的话说再多都没啥用,他们吐槽归吐槽,脚下还是马不停蹄继续上路。
    长时间的无目的徒步让几人情绪都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结果刚走两步,宋柠突然一声惊呼,直接给众人吓得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不是吧,谁这么没有公德心,衣服怎么乱扔啊!”赵瑞安也看到了那个吓到宋柠的东西……
    不远处树枝之间闪过的一抹不和谐的白色,一件长到脚踝的白色衣裙挂在枝杈之间……
    “大晚上的真晦气。”他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几人加快脚步远离此处。
    莫黎只来得及匆匆一撇,仅仅只是一眼就让她心脏为之一颤,立马摆正脑袋视线不再乱飞,完全控制不住的往前小跑了两步。
    【叮,作死积分+20】
    【目前进度:300/500】
    脑中的提示音也在适当的时刻响起。
    她一句话没说腿脚却有些发麻,刚刚那一眼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深深印在自己脑海中挥之不去。
    林间的枝杈非常茂密,层层迭迭挤压着为数不多空间,他们看到的那件白色的衣服就挂在树枝之间,位置不高,需要微微仰头,上半身被树叶挡住,看不出什么,风吹过时衣服摆动的弧度很大,所以几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只是件空荡荡布料挂在那里。
    然而莫黎却在摆动之间瞥见了衣摆之下两只青灰的脚尖,像是轻飘飘的纸片,被风一起无阻力的吹起,随着衣服一起大幅度的摆动。
    仅仅只是一眼,即使是隔着眼纱她都能感觉到自己头皮发麻……
    见对方暂时没有什么动静,她也决定先按兵不动。
    兄弟你好!兄弟再见!
    莫黎走远了后见对方没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可能好兄弟只是心血来潮想要出来溜个弯……
    ……才怪!
    走了五分钟,几个人眼前居然又再次出现了一件挂在树枝上的白色衣服,甚至位置角度和高度都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次众人谁都没有开口,显然是都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大家一时间竟然意外的意念合一,直接一句话没说加快加脚步越了过去。
    然而走了四分钟,那件熟悉白色衣服果然又再一次回到了大家的视野里……
    莫黎有些欲哭无泪,果然这20积分点不是那么好拿的,这他妈妥妥遇到鬼打墙了啊,难怪这哥们完全不理人,原来是知道我们还会再回来,在原地等着呢……
    “怎……怎么办,我好像一直在绕圈子……”
    宋柠终于还是没忍住,戳破了大家都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小说里才会发生的破事居然有一天真的能让我遇上,真是见了鬼了……”赵瑞安摇铃铛的频率都急躁了不少,他鬼点子多,直接语出惊人“我们把那衣服扯下来带着试试?没准看不见这标志就能走出去了。”
    莫黎听了他的提议后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哥们也是真的生猛,要是没人拦着他可能真的干得出来,于是思索了一下终于是把自己刚刚看到的东西跟大伙说了出来。
    “什么?你说衣服里面有东西?!”他一声惊呼,但想到对方就在自己不远处,又连忙压低了声音。
    赵瑞安和其他两人连忙望向那被风吹起的衣摆,恰好此时一阵风吹过林子,晃动的幅度明显大了不少,没过多久众人纷纷僵着脑袋转回了头。
    “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鬼,救命了,这下该怎么办……”赵瑞安成功断了想去扯衣服的念头。
    江亦阳从异常开始的时候就一言不发,他一个从小在社会主义熏陶下的优秀三好学生,遇到多困难的数学题都能被他独立破解,但碰见这种怪力乱神的状况却也像是霜打的茄子,完全一筹莫展。
    而脑袋顶着主角光环的主心骨宋柠,虽然她天生感知能力比较强,却也没碰到过多少灵异事件,她身上虽有带着护身符,却只有在危险的时候才会自动触发能力解救自己于水火,但此时遇到这种只是把人困着的把戏,她也没了办法。
    眼见着三个脑袋都凑不出一个法子,莫黎咬了咬牙,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但是却没有什么把握。
    可眼下大伙都陷入困境,他们也不能一直在这里面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困到死……
    “我好像有听过一个办法。”她琢磨了一会儿终于缓缓开口,“有个一年到头都在外游历的叔叔跟我说过……”
    “遇到这种情况,多半是在某个地方被周围相似环境给迷惑了,既然睁着眼睛没办法分辨方向,那就说明环境在无形中给了你错误的认知,这个时候我们就得换个感官……”
    她顿了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眼睛没用,那我们就闭上。”
    “不是吧,闭眼走?那不是更加容易走错路吗?”赵瑞安显然对她提议中存在的bug有些许不信任。
    莫黎不紧不慢的跺了跺脚下,“我们,不是还有这个吗?”
    “大家感受着脚下的米粒和符纸往前走就是了,反正不是都能到祠堂?”她像是只是提个意见,采不采纳全看你们的模样,“我也只是听说,有没有用还不知道。”
    但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多不切实际的办法都显得靠谱起来。
    “这个方法有个忌讳,千万不能中途睁开眼睛,要不然就会功亏一篑,路上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能停下来哦……”
    几人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顺从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试着用莫黎的提议闭上眼前往前走去。
    而办法提出者的莫黎,直接越过几人头也不回的走向了远处的白色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