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日了我的是谁(NP,幼驯染,伪骨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日了我的是谁(NP,幼驯染,伪骨科): 坐上来,自己动!(尔,H)

    宋尔杰与裴小玉在狭小的厕所里相觑片刻,她沉默着转过身冲他摇了摇屁股。
    他被气得扬起手就照着她的白屁股上来了两巴掌,被宋雅杰撞红的皮肤又多了个巴掌印,小玉小小地嚎了一声。
    “你家暴!你打女人!”裴小玉含着眼泪把屁股撅高了一点:“我要报警了!除非你陪我玩sm!”
    “裴!小!玉!”宋尔杰头都在阵痛了,“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有性瘾?!你脑袋里装的是脑浆子还是男人的精浆子?”一边骂她,一边扯边上的卷纸替妹妹擦屁股,都他妈流到脚脖子了!
    “不管不管!”裴小玉对付叁哥最有用的招数就是装傻耍无赖,“你来不来,不来我就报警!看到时候警察抓谁!我可不怕,没准到时候还能和警察叔叔来一“你敢!”宋尔杰又是一巴掌:“你当外面谁都跟我们一样惯着你?就不怕得艾滋?”
    嘻嘻,叁哥嘴巴很臭,但还是会酸的嘛!
    裴小玉得了便宜,得寸进尺地向后退了一步,肥嫩嫩的大屁股就撞上了宋尔杰的小腹,蹭了他一裆的污物:“小玉饿。”
    别看宋尔杰凶巴巴的看着挺厉害,其实下面也硬得不行,难为他纸老虎一样装出一副哥哥的样子说教了。
    他气呼呼地把卫生纸往垃圾桶里一丢,把她拉起面对自己,在她腰上掐了一把:“想挨肏是吧?不肏你你就他妈去找野男人是吧?等着的,看咱俩谁先精尽人亡!”
    裴小玉近距离面对他还是有几分怕怕,但还是胆子贼大地小声说:“那肯定是你亡,女孩子本身就精尽。”
    宋尔杰没有回话,冷冷看了她几秒,放下马桶盖坐在了上面,利落地解开裤头掏出阴茎,但也只露出了阴茎。
    “最好是。”他瞪着她,明明是个混不吝的,此时却颇有几分霸总风范:“坐上来,自己动。”
    原来他憋得是把自己累断腰的主意,裴小玉鼓了鼓腮帮子,迈腿跨坐在他的身上,扶着肉棒送了进去。
    论做爱!我裴小玉就没怕过谁!!!
    这几天被男人们肏熟的软穴还含着混合的精液,女上位一插一抽,黏糊糊的白浊就顺着交合的缝隙流进了宋尔杰的裤裆,他微微皱眉还没来得及发难,裴小玉就夹紧了屁股前后摇晃,拿出小时候坐木马摇椅的劲头来骑他。
    “撕——”一上来就这么激烈,他有点没防备,被她含住的部分抽了两抽,虽不至于马上射精,但也酥了腰胯,嘴上还不饶人:“浪死你得了!”
    他又打了下她的屁股,但很明显的,这次手劲儿轻了不少。
    宋尔杰的鸡鸡虽然没有雅姐那么大,但也是很香的,又热又硬地塞在她下面,随着她的摇晃刚好龟棱刮在敏感点磨蹭,马眼时不时也能亲一口宫颈,裴小玉骑了没几下其实腰就酸了,但不要太小看她的性欲,腰酸了也照样骑得生猛痛快。
    咕叽咕叽,酥麻的快感随着硬物的摇摆逐渐堆积,裴小玉眯着眼睛仰着头,觉得自己渐渐升高,达到顶点的那一刻也没跟自家哥哥客气,抱着宋尔杰淅淅沥沥尿了他一裤子。
    “你他妈……”宋尔杰想骂,却也没什么精力分心了,高潮中的穴又烫又紧,还一股股地兜头往他龟头上浇热水儿,而裴小玉自己爽好了就懒得动了,往他身上一趴就歇腰。
    宋尔杰额角青筋浮现,气得没办法还是抓住妹妹的腰,疯狗一样往上顶,顶得裴小玉直哼哼。
    她潮吹还没彻底结束,不被插还好,一被插就狂流汁儿,插了水管的水蜜桃似的,他肏一下就喷一股,等哥哥也终于爽到,按着她的屁股把腥浓的精液射进最深的地方时,他的裤子都湿到屁股了。
    裴小玉趴在他肩膀上喘着气,幸灾乐祸:“是不是很后悔没有脱裤子?我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
    宋尔杰阴沉着脸:“闭嘴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