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异能

喜神(1v1叔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喜神(1v1叔侄): 番外六特别的生活(小芝视角)

    虹港一中高中部,二楼办公室走廊外。
    上课铃不间断地响着,提醒师生下一节课马上开始。
    可站在走廊外的一排学生没有被震得耳膜都痛的声音影响,全都低着头杵在原地。
    在这一排或是发型夸张,或是校服上画着花花绿绿涂鸦的违反校规学生堆里,一个衣着外表很正常的少女在其中反而很格格不入。
    她往两个牛高马大的男生身后藏了藏,偷偷拿出手机来给一个备注叫小念的人发信息:
    “姐危,速归!”
    对面头像下马上显示了正在输入状态,回复很快弹了出来:
    “放心吧姐,我找若望哥哥去捞你了!”
    这小子还要死不死的补了个OK的表情。
    若望哥哥个头啊!没血缘的邻居叫得这么亲,谁才是你亲姐?少女气不打一处来,拇指在输入法键盘上按键的动作都要快得划出残影。
    “喂!毒芝同学!你还私自带手机?交上来!”板着脸的纪律委员眼睛像鹰一样精准扫视,不出意外地发现了在后面搞小动作的她。
    本来她藏在人群中还算低调。纪律委员这么一喊,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她身上。
    而且看她仪表着装不像是那种会逃课打架的坏学生,完全就是一个乖乖女。不明就里的路人探究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丝好奇。
    完了。毒芝知道自己已经唯一一次求救机会已经被蠢弟弟给浪费,只好硬着头皮把手机交了出去。
    “逃课宣传迷信,外加私带手机。”负责检查纪律的同学公事公办的样子:“毒芝同学,你要写两封检讨书。”
    在众人面前被抓包挨罚还是人生第一次。她恨不得把头低到地底下去,钻进土里再也不要出来。
    人一旦倒霉起来,各种坏事就会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再也停止不了。
    要不是她色迷心窍想赚点零花钱买纸片人老公的手办,她就不会铤而走险逃课去给人占卜;
    要不是她逃课,她就不会被尽责的纪律委员逮捕;
    要不是在逃跑的关键时候穿墙术失灵,她现在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毒芝揉了揉撞墙撞得发红的额头,面如死灰地领了惩罚。
    她,毒芝,今年17岁,是一名在虹港一中就读的普通学生。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普通的地方,那就是她爸妈都不是人。
    这不是在骂他们,这是客观事实。
    妈妈是正在世间修行的神明,爸爸是侍奉她的眷属。他们都拥有常人所不能及的神力。
    而她时灵时不灵的那点微弱神力也来源于此。
    她也曾经对自己是不是能够靠血统躺赢,出生就成为神这件事抱有幻想。但显然神明不是靠遗传白拿的,而是要靠机缘和个人灵性。使用某些邪恶恐怖的禁术除外。
    她和亲弟弟小念都没有成神的资质,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他们一家人还是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
    无论是人还是神,都有不同的体验,不是吗?
    在母亲的教导下,她和弟弟都对这件事很看得开。
    违反校规被抓到还不能马上走,还得在现场写完检讨才行。
    毒芝生无可恋地接过纸笔,靠着墙写了起来。还没写几个字,胳膊就被旁边的不良少年撞了一下。
    这一动直接让还未完成的字迹斜飞出方框。她想找罪魁祸首理论几句。
    可看到对方身形高大,而且身上还疑似带有劣质烟的刺鼻味道,毒芝敢怒不敢言。
    惹火不良少年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
    所幸对方并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对她产生了好奇:“喂,你会占卜啊?”
    “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不就是逃课占卜被抓的么?
    “真的假的啊?你们家是干什么的啊?能让你搞这个。”对方似乎完全接受不到她不想聊天的心思,饶有兴趣地追问。
    “就普通家庭,一家四口,我爸妈,我和我弟。”毒芝随口答道。
    对方一听这家庭配置就脱口而出:“我靠,原来你是重男轻女家里出来的扶弟魔啊。”
    别学个词就乱用好吗?毒芝腹诽着,偏过头去翻了个白眼。
    她家才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
    妈妈毒香林温柔善良,美丽大方,很爱她和小念,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而且每次在她怀里贴贴都会超级舒服。
    至于她爸……
    想起性格古怪的父亲,毒芝后背泛凉。
    他平等地讨厌着除他老婆以外的所有人。
    所以严格来说,他也没有重男轻女。
    虽然从小到大他都没打骂过他们,也没有在生活物质方面克扣过,可她就是打从心底里害怕他。
    妈妈因为上班经常不在家,所以说起来她和小念算是爸爸带大的。
    可他真的是个不好亲近的人。
    有妈妈在场时,他就是她和小念的完美父亲;可是没有妈妈在场的时候,他全身都会散发着一种“你最好真的有重要的事找我”的可怕气息。
    并且从她孩提时期开始,他就已经完全以对待大人的态度来和她交流,小念也是这样。
    后来她去朋友家玩,才发现原来别人家的老爸不是这样的。
    总之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她和小念理所当然地发展出了相互扶持,固若金汤的深刻姐弟情。
    人生艰苦,全靠手足。
    毒芝回忆了一下奇怪的家,又看看还不够两百字的检讨,还是觉得先自救比较好。
    小念虽然和她是一条船上的,可她总觉得他有时候脑子会短路。
    救不了她就别救嘛,找那个季若望干什么?
    他可是学生会主席团里专门负责抓总体纪律的人。而她现在是违反校规的“坏学生”,有见过找猫救老鼠的吗?
    要不是手机被没收,她还能再写八百字小作文痛骂老弟。
    心里骂骂咧咧,但外表乖乖牌的毒芝同学还是很听话地趴在墙角写检讨。
    季若望不来也好。那她就不用在这个别人家的孩子面前丢脸了。她自我安慰道。
    毒芝先前为了躲避众人探究的眼光,特地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奋笔疾书。只是她写着写着,就听到身后一阵躁动。
    心里觉得这和自己毫无关系,纯粹是看热闹的心态回头一看,她的动作僵住。
    来人是个穿着校服白衬衫的少年。衣服扣得齐齐整整,一双凌厉凤眼,容貌生得唇红齿白。一中没有正儿八经的评过校草校花,但在绝大部分女生心里,他就是校草的最佳人选。
    季若望,模样好,成绩好,家世也好。
    非要硬攀关系的话,他和她算是青梅竹马的吧。
    毒芝不确定他只是单纯路过,还真的听了小念的话过来捞她的。
    不对,一定是路过。她自己先下了判断。
    她和季若望小时候是玩得挺好的,可也不知道从几岁开始,两人就疏远了。
    没有吵架,也没有其他原因,他们渐渐地就变成了陌路人。
    所以不关她事。毒芝默默转回来继续硬编她的检讨书。
    “季同学?”当值的纪律委员语调忍不住殷勤上翘,把刚整理好的通报汇总表递给他看,顺道搭话:“这是我们刚记录好的违规学生名单,准备明天送去广播站通报批评的。”
    还要公开处刑?毒芝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
    她伸长脖子想去看名单上怎么写她的。
    拿着名单的少年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女孩的动作,有意无意地转身到合适的角度,让她更容易看清楚一些。
    在一溜儿常见违规理由“逃课”“奇装异服”“不穿校服”里,毒芝看到自己名字那栏十分醒目地写着“逃课宣扬迷信内容”。
    她真的很想马上离开地球。
    要知道,她在一中一直是个守规矩的好学生形象。就是脑子一热想赚点小钱,这就落网了。
    要是被通报出去,她真的是人设崩塌。
    想到同学们听到通报后可能会出现的异样目光,少女的心情十分沉重。
    手上的笔像有千斤重,她很努力也没心情写多一个字出来。
    “毒芝的违规理由能改动一下吗?”少年清澈干净的声音一下子卸下了她心中大石。
    毒芝愣了愣,没想到已经形同陌路的季若望真的帮她了。
    虽然他本人没有明说。
    “写这个理由的话,反而会让大家更加关注迷信内容这部分不是吗?这样影响更不好了。”季若望修长的手指在纸上点了点,说的话让人挑不出刺来。
    “季同学你说的也有道理……”纪律委员想了想,是觉得这个理由处理得不够妥善。
    “让本人写检讨反省就够了。至于对外通报的理由就写……”少年沉吟片刻:“上课缺勤?”
    谢谢您把逃课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毒芝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躲避着不再看他那边,背过身去写检讨。
    “对了,叁楼的会议室下午是空的。带他们去那里坐着写也可以。”季若望落下这一句话就准备离开。
    他手中拿了两本本册经过他们一行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毒芝一眼,仿佛从来不认识她一样。
    但毒芝觉得自己没有社死已经很幸运了。
    感谢小念。翘课的少女在心中双手合十。
    当季若望路过他们时,他后颈上的鲜红印记半遮半掩落在众人眼里。
    “季若望脖子后面那块是胎记吗?好特别哦。”
    “他们那种天生主角的人什么都特别的啦。比如贾宝玉的玉,哈利波特的闪电疤……”
    几个人在后面窃窃私语议论,越讲越离奇。
    对此,凶手毒芝表示表示自己已经知道错了,并且每天都在努力想办法帮他去掉印记。
    她没有成为神明,但或多或少继承了一些鸡肋的能力。
    她很小就发现自己有像盖小红花一样在别人的后颈上标记的超能力。虽然这个标记已经没有任何实质作用。
    在幼稚园的时候,吹牛吹过了头。在小伙伴们的怂恿下,年幼的她标记了当时和她同班的季若望。
    ……真的很对不起他。
    不过他本人宽宏大量没有计较,这个意外反而成了他们友谊的开始。
    不过后来这段友谊也无疾而终就是了。
    这不是什么小说里校园言情的开始,只是人生中再平凡不过的一段插曲。
    毒芝掩下眼中所有情绪,心无旁骛写起检讨。
    “季同学,你这个胎记真的挺特别的。”走远了好一段,跟在季若望身后的同学其实也对这个特殊的鲜红图案很是在意,所以鼓起勇气八卦:“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不是胎记。”少年抬手摸了摸后颈,眼中一丝隐秘的懊恼很快被隐藏起来,语气平淡:
    “它是一次失败的搭讪。”
    也是他初恋的开始。